阳明其它 2022年05月13日
0 收藏 0 点赞 969 浏览 4876 个字
摘要 :

摘要 众所周知,朝鲜时代(1392-1910)儒学思想的发展,朱子学与阳明学呈现极端不对称的态势。尊崇朱子(名熹,1130-1200)思想的性理学,被奉之为「正统」(orthodoxy)……

摘要
众所周知,朝鲜时代(1392-1910)儒学思想的发展,朱子学与阳明学呈现极端不对称的态势。尊崇朱子(名熹,1130-1200)思想的性理学,被奉之为「正统」(orthodoxy),而阳明学则被贬为「異端」(heresy),难以开展。本文对此学术现象,追本溯源,探究在朝鲜朝前期,王阳明(名守仁,1472-1529)思想东传之际(特别是十六世纪),居于思想主流的性
理学者,如何批判王阳明思想。本文指出,朝鲜朝前期性理学者对于阳明思想的批判,可分为三類:一、直接针对阳明著作文本提出批评;二、受羅整庵(名钦顺,1465-1547)、陈清澜(名建,1497-1567)之影响而批判阳明思想;三、经由赴京使的往返,批判阳明从祀文庙。这三類批判的共同主张,就是将王阳明思想斥之为「異端」。由于阳明的重要著作,在朝鲜朝前期,并未正式刊
行,处于文献不足的劣势。故上述三類批评,除李退溪(名滉,1501-1571)直接就《传习錄》上卷,展开义理的論辩外;不論受羅整庵《困知记》或陈清澜《学蔀通辨》的影响,乃至赴京使的批评,都是间接的批评,大多夹杂学派思考与政治考量,难以客观看待阳明思想。不过,也许因为朝鲜赴京使的往返,遂使阳明大多數重要著作文本,逐渐流传在朝鲜后期的学术界,并冲击朝鲜后期的性理学者与阳明学者。

 

壹、前言
综观朝鲜朝(1392-1910)

1儒学思想的发展,朱子学与阳明学呈现极端不对称的态势。尊崇朱子(名熹,号晦庵,1130-1200)思想的性理学,被奉之为「正统」(orthodoxy),成为思想主流;相对于此,阳明学则被贬为「異端」(heresy),犹如一股伏流,在政治、学术的罅缝中存活,匍匐前进。而見诸史实,朱子学与阳明学传入朝鲜半岛的歷史机缘大不相同。朱子思想于麗末鲜初东传时,正值朝代鼎革之际,朱子思想受到儒者普遍的认同与支持,并成为朝鲜王朝的立国基础,得以正面的理解与诠释,继而发展与深化。

2然而,王阳明(名守仁,1472-1529)思想东传之际,正是朝鲜性理学发展的高峰(十六世纪),朱子学早已定于一尊,加上明代驳斥阳明学的著作如羅整庵(名钦顺,1465-1547)《困知记》、陈清澜(名建,1497-1567)《学蔀通辨》也先于阳明著作刊行,使得朝鲜儒者对于阳明思想的理解,陷入「批判先于理解」的成見下,无法直接照面。由于朝鲜时代阳明学发展脉动的薄弱,竟然使有些学者误以为它不存在。

 

3但若细绎朝鲜儒学史的全貌,就可以发现,朝鲜儒学史不是朱子学单调的复制或翻版,而是在朱子学、阳明学与佛学的交涉中,呈现其丰富的义理世界。

4换言之,作为正统的性理学(朱子学),除正面阐释其自身的学术价值外,也必须批判并驳斥阳明学(佛学)等異端,才能确保其主流地位。反之,阳明学也在朱子学者的批判下,逐步与朝鲜儒者交锋,寻求它的千古知音。显然地,朝鲜阳明学的发展之路,充满坎坷崎岖。从十六世纪阳明学东传之际,朱子巨擘李退溪(名滉,1501-1571)的批判开始,阳明学一路被打压,直到十八世纪郑霞谷(名齐斗,1649-1746)主张阳明学,开创江华学派,阳明学才正式在歷史上粉墨登场,取得一席之地。因而,也有学者认为朝鲜阳明学的成立,是大器晚成。

5就此而言,研究朝鲜时代阳明学,也不可忽略性理学者对于阳明思想的批判这一面向。韩国学者琴章泰(1944-)曾指出,朝鲜时代对阳明学认識的展开过程,可以分为四个阶段。第一,初期的输入阶段;第二,深化和論辩阶段;第三,实学派的活用阶段;第四,近代改革論的首创阶段。

6其中,第一与第二阶段,阳明学都籠罩在性理学的批判下,逐渐拓展与深化。本文所关切的是,在朝鲜前期,即初期的输入阶段,居于学术主流与正统的性理学者,是如何批判王阳明思想。笔者认为,十六世纪性理学者对王阳明思想的批判,除了李退溪提供批判阳明学的理論框架外,还涉及学术与政治交错的诸多面向。

贰、直接针对阳明著作文本提出批判

朝鲜前期性理学者对于王阳明思想的批判,可以从他们所見到的阳明著作文本谈起。

一、金世弼
目前韩国学界对于阳明学传入朝鲜朝的时间,主要有三种观点。

7但就史料的根据而言,朝鲜性理学者金世弼(号十清轩,1473-1533)《十清轩集》与其好友朴祥(号讷斋,1474-1530)《讷斋集》的记载,已然为学界所接受。金世弼曾兩次出使中国北京,最后一次在一五一八年,「多购宋、元、明诸儒笺解《易经》、《中庸》文字而归」。

8而金世弼与朴祥兩人,于明嘉靖十六年(即朝鲜朝中宗十六年,1521)曾見阳明《传习錄》,并有相互酬唱批评阳明学术的诗句。朴祥之诗仅存「却恐人惊異所云」一句,余皆亡佚。

9而金世弼的《十清轩集》记载:先生文集中,有与讷斋酬唱三绝句评論阳明学术者。阳明文字出來之后,东儒不省其为何等语。先生一見其《传习錄》,已觉其为禅学,寄诗讷斋,深斥如此。则其与门人讲論之际,排斥之严,可知也。退陶以后进,晩年始斥阳明之学。退陶以前,觉阳明之詖淫者,独先生一人而已。

10在金世弼論王阳明《传习錄》的三首绝句中,提及阳明治心学,出入佛老,学蹈象山,欲传孔孟,但与孔孟道脉却有毫厘差。如云:「阳明老子治心学,出入三家晩有闻。道脉千年传孔孟,一毫差爽亦嫌云。 」

11这样的批评,并未显示客观义理的論辩,也看不出其理据。若对照中国明代阳明著作刊行的情况來看,今本《传习錄》三卷的编纂与刊行,歷时六十年(1512-1572),《文錄》则经三十九年(1527-1566),《年谱》也费时三十二年(1531-1563)才告完成。

12至于由谢廷杰监修的三十八卷本《阳明全书》(《王文成公全书》),则赶在明代朝廷议論王阳明从祀孔庙前完
成,于隆庆六年(1572)刊行。

13由此推知,朝鲜儒者金世弼与朴祥所見的《传习錄》,当是阳明门人薛侃(号中離,正德十二年进士)于一五一八年刻于江西虔州的一卷《传习錄》初刻,其内容仅止于今本《传习錄》的上卷。嗣后,从李退溪〈《传习錄》論辩〉所援引的《传习錄》文來看,可能与金、朴二人所見相同,是只有上卷的初刻本。

14由此可見,朝鲜前期儒者所見到的阳著作文本,并不完整。虽然如此,李退溪对于王阳明思想的批判,在往后的朝鲜儒学史上具有定向作用,影响极大。

二、李退溪

李退溪对于王阳明思想的批判,見诸其〈《传习錄》論辩〉、〈白沙诗教《传习錄》抄传,因书其后〉、〈抄医閭先生集,附白沙阳明抄后,復书其末〉诸杂着中。后二者主要批评王阳明的《朱子晚年定論》,

15并抨击王阳明思想为「禅学」。

16前者〈《传习錄》論辩〉则援引(节錄)今本《传习錄》上卷第一、三、四、五条等四段文字批判阳明思想,有其理据,在义理上与阳明直接交锋。其中,第一条以《大学》「亲民」与「新民」的讨論为主,第三、四条反对阳明的「心即理」,第五条驳斥阳明的「知行合一」。在此诸論题中,李退溪对于阳明「知行合一」說的辩驳,最为详尽。兹分析李退溪批评阳明思想之論据所在如下:

(一)在亲民

《传习錄》上卷第一条是阳明门人徐爱(号横山,1488-1518)的提问:「『在亲民』,朱子谓当作新民。后章『作新民』之文似亦有据,先生以为宜从旧本『作亲民』,亦有所据否? 」(《传习錄》上:1)17徐爱的看法乃根据朱子而來,原本《大学》古本经文为「在亲民」,程明道(名颢,1032-1085)改正《大学》不改「亲民」,程伊川(名颐,1033-1107)改正《大学》,于「亲字下注「当作新」。朱子《大学》改本,则从伊川之說。朱子的理据是:「今亲民云者,以文义推之则无理。新民云者,以传文考之则有据。 」

18换言之,朱子认为,从义理上來說,「亲民」难以索解,倒是从字义上,朱子区分经、传的第二章有「作新民」之句,字义上便前后一致。王阳明的回答,乃从义理上着眼。阳明先区分「作新民」与「在新民」之「新」不同,「作新民」依前后文脉络,解释为「自新之民」,本无不可。但首章「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」,依其前后文脉络來看,「下面治国平天下处,皆于『新』字无所发明」(《传习錄》上:1),且古本《大学》文本也提及「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,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」、「如保赤子」、「民之所好好之,民之所惡惡之,此之谓民之父母」等,皆意味着「亲」字意。阳明进一步由《书经》、《孟子》、《論语》來解释《大学》经旨。

显然地,对于《大学》首章「在亲民」与「在新民」的诠释,朱子与阳明的解释不同。朱子采取文本内字义一致的解法,阳明采取文本内与其他经典义理互证的解法。虽然从义理上來說,朱子也能自圆其說,朱子认为人为气质所拘,人欲所蔽,故于自明其德之后,「又当推以及人,使之亦有以去其旧染之污也」,19成为自新之民。至于阳明对于《大学》首章「在亲民」的解释,从《传习錄》上卷直至晚年〈大学问〉的阐释,义理都是一贯的。在阳明看來,大人之学在于其心能与天地万物为一体,此即「一体之仁」,此即是「明德」,即是「良知」;而「亲民」即是将此「一体之仁」扩充出去。从本体上說,人人本有良知,都是自新之民,重点在于将此良知扩充至家国天下。在这个意义下,「明德」与「亲民」是体用关系。此即阳明所言:「明明德者,立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体也。亲民者,达其天地万物一体之用也。故明明德必在于亲民,而亲民乃所以明其明德也。 」

20
持平地說,从解经的角度來看,阳明勿需改变经文,即能說明字义与文义,朱子则更动经典文本了。而从儒家「己立立人」、「推己及人」的观点看,朱子与阳明之說皆可通,只是从工夫論的角度來說,朱子「明明德」、「在新民」分别为先后、本末、内外兩段不同的工夫;阳明之「明明德」、「在亲民」是「良知」不容自己,由体而用的发用,工夫并未断为兩橛,且较能显豁儒家道德理想主义之本怀。针对王阳明反对朱子「在新民」之解释而主张「在亲民」,李退溪的批评如下:

此章首曰「大学之道在明明德」者,言已知由学以明其德
也。继之曰「在新民」,言推己学以及民,使之亦新其德
也。二者皆带「学」字意。作一串說,与「养之」「亲之」
之意,初不相涉。阳明乃敢肆然排先儒之定論,妄引諸說之仿佛者,牵合附会,略无忌惮,可見其心之病矣。由是求
之,种种丑差,皆是此病。略举數条于后。

21
由李退溪的批评看來,我们首先要厘清「大学」之意为何?虽然朱子与阳明都同意「大学者,大人之学也」,但二者之指涉不同。从朱子〈大学章句序〉所云:「大学之书,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法也」,及其常与「小子之学」(童子之学,小学)相对举而言,朱子所谓的「大学」,实指:「及其十有五年,则自天子之元子、众子,以至公、卿、大夫、元士之适子,举凡民之俊秀,皆入学,而教之以穷理、正心、修己、治人之道。 」

22显然地,朱子的解释,既保留了古代作为最高学府的「大学」(太学)之意,也指出大学的内容集中于学为圣人君子的修己治人之道。但如前所述,阳明所谓的「大人之学」是内在化从人人本具的德性先天根据着眼,强调:「大人者,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[……]大人之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,非意之也,其心之仁本若是,其与天地万物而为一也。 」

23

就此而言,阳明的大人之学,并未与「小学」对举,也未局限于学校形式。若从朱子对「大学」的理解來看,李退溪颇能掌握朱子之意,也指出大学之道,在于「由学以明其德」,继而「推己学以及民,使之亦新其德」。就大学之「学」的内容來看,李退溪紧扣「学」字之义理着眼,较诸朱子更胜一筹,言之成理。但这并不意味着阳明「在亲民」之解释为曲解,因二者各有其理据。再者,阳明也不会因「在亲民」之解释而废「学」,否则阳明所言之「事上磨鍊」、「格物」俱是虚說。问题是,李退溪可能未能見到阳明〈大学问〉的义理分析,故将阳明引证诸经典以解释「在亲民」之为「养之」、「亲之」之意,视为不相干的解释(无效的理据)。遗憾的是,李退溪由义理的讨論,转而为人身的攻击。只因为阳明反对朱子的解释,挑战朱子的定論与权威,就认为阳明之說,皆是牵合附会,肆无忌惮,心病之所由生。这样的诛心之論,弥漫在朝鲜儒学史的阳
明学批判中,李退溪实难辞其咎。

微信扫一扫

支付宝扫一扫

版权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主在传播阳明学智慧,如有侵权之处请联系小编QQ:2253128如果您也是阳明学爱好 者欢迎投稿交流!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pnp9.cn/241.html

相关推荐
日本阳明学:心不动是无善无恶的,这叫做至善。
一段时间里的气的逻辑 薛侃在提出好色恶臭的例子之前,阳明说过上面没有看到的重要事情。 于是,阳明就善恶进行了接触 只是在心循环便是善、动气便…
日期:2022-05-17 点赞:0 阅读:771
日本阳明学:王阳明理气说再研究考察
阳明之恶,关于恶,有对阳明很感兴趣的相对论。看以下资料(所谓花间草章)明白了,恶并不是单纯地作为人欲被排除的东西。天地生意、花草一般、曾有善…
日期:2022-05-17 点赞:0 阅读:767
阳明心学:何为格物,心学天即理的最终解释
退溪讲述的是诚心正心修身,但特征是离开“敬”一天也不会开始,“敬之一字”才是“圣学始终之要”是断言的事。把“敬”当做画蛇添足的阳明的对敬理解…
日期:2022-05-17 点赞:0 阅读:373
阳明心学之大学工夫
通过“对他人及万物情感的共鸣=仁”,自己与他人融为一体所谓达到万物一体的境界,是指“避免意识的扩散,被外物所迷惑的行为确立没有的主体”。因此…
日期:2022-05-16 点赞:0 阅读:199
阳明心学之察之心学
崔在穆把退溪的心学称为“居敬的心学”,把阳明的心学称为“致良知的心学”关于两者的异同,叙述如下。退溪以现代生活的古人的“行路”=道理为范本,…
日期:2022-05-16 点赞:0 阅读:396
阳明心学:主敬以立基本、穷理以致其知
不本诸心而然外讲仪节者,诚无异於扮演戏子。独闻民彝物,则莫非天衷真至之理乎。亦不闻朱子所谓“主敬以立基本、穷理以致其知”乎。心主於敬而究事物…
日期:2022-05-16 点赞:0 阅读:328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
还没有评论呢,快来抢沙发~

助力内容变现

将您的收入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

点击联系客服

在线时间:8:00-20:00

客服电话

17340063827

客服邮箱

2253128@qq.com

扫描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