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习录 2022年05月23日
0 收藏 0 点赞 920 浏览 9776 个字
摘要 :

【题解】 徐爱,其简介见前注。“徐爱录”是阳明弟子徐爱关于其向王阳明问学的语录记载。《年谱》载曰:正德七年(1512)十二月,王阳明“升南京太仆寺少卿,便道归省。与徐……

【题解】
徐爱,其简介见前注。“徐爱录”是阳明弟子徐爱关于其向王阳明问学的语录记载。《年谱》载曰:正德七年(1512)十二月,王阳明“升南京太仆寺少卿,便道归省。与徐爱论学。爱是年以祁州知州考满进京,升南京工部员外郎。与先生同舟归越,论《大学》宗旨。闻之踊跃痛快,如狂如醒者数日,胸中混沌复开。仰思尧、舜、三王、孔、孟千圣立言,人各不同,其旨则一。今之《传习录》所载首卷是也”。由此可知,“徐爱录”发生于正德三年(1508)春,王阳明龙场悟道后不久,其心学尚受到普遍的质疑,由徐爱所问常与朱子学对举便可见一斑。同时,心学初立,为跻身儒学正统,被官学认可,其最关键问题便是解决和论证经典依据问题。《大学》古本是阳明心学的重要经典依据,而《大学》改本是朱子学的重要经典依据,王阳明与徐爱问学围绕《大学》展开便是自然之事。概而言之,“徐爱录”主要内容如下:第一,阐释了朱、王关于《大学》中部分内容解释之不同,如“三纲”及其关系,此中关涉本体与功夫关系;第二,对“心即理”“知行合一”“格物”“致知”“四句理”等心学命题进行阐释;第三,诠释了王阳明以心释经的经学观和对经、史关系的认知。

本部分为阳明弟子徐爱对所录语录做的引言,说明了备录阳明语录的目的。此引言可注意者三:第一,《大学》是探究、理解朱子学与王学之歧异的入手处,因此,学习阳明学不可不关注古本《大学》和朱熹的改本,以及二人的相关注释;第二,徐爱对阳明学说的认识、体悟和同情理解是很到位的,阳明学说看似精微玄妙,实则是从百死千难中而来。因此,知人论世,同情体悟,是学习阳明学很重要的方法;第三,世人对阳明学说的种种误解及其原因,间接地交代了阳明学说产生的明代学术、思想语境,为理解阳明学说及语录中的各种争论提供了帮助。徐爱之引言,简短精练,极富概括性,信息量很大,不可轻忽。另,“世之君子”至“见其牝牡骊黄而弃其所谓千里者”可谓我辈为学之警句。
先生于《大学》“格物”诸说,悉以旧本为正,盖先儒所谓误本者也①。爱始闻而骇②,既而疑,已而殚精竭思③,参互错纵,以质于先生④,然后知先生之说若水之寒,若火之热,断断乎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者也⑤。先生明睿天授,然和乐坦易,不事边幅。人见其少时豪迈不羁,又尝泛滥于词章,出入二氏之学⑥,骤闻是说,皆目以为立异好奇,漫不省究。不知先生居夷三载,处困养静⑦,“精一”之功固已超入圣域⑧,粹然大中至正之归矣⑨。

【注释】

①“先生”三句:《大学》,《礼记》第四十二篇,相传为孔子之言,曾子述之,亦有以为子思所作。后世注疏颇多,其中以郑玄注、孔颖达疏的《礼记·大学》本为特出,即此处所谓“旧本”“误本”。北宋时,《大学》与《中庸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并称“四书”,居“四书”之首。程颐谓之“孔氏之遗书,而初学入德之门也”。朱熹谓之“修身治人的规模”,“定世立教之大典”。故《大学》受到宋儒明儒的高度重视。朱熹以旧本有错简、漏简之误,重编为经一章,传十章,补传一章以释“格物”“致知”之义,并详为之注,名为《大学章句》,即后世所谓“改本”。旧本与改本成为王阳明、朱熹思想歧异分别所据之重要典籍,《大学》之版本也因此成为明代以来学界梳厘朱、王思想不可避免,而又争论不休的公案话题。格物,即《大学》“三纲”“八目”之一。“三纲”即明明德、亲民、止于至善;“八目”即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先儒,指二程(程颢、程颐)、朱熹。程颢(1032—1085),字伯淳,世称明道先生,洛阳(今属河南)人。北宋理学家。程颐(1033—1107),字正叔,世称伊川先生,洛阳(今属河南)人。北宋理学家。程颢、程颐为两兄弟,后人曾将二人文集合编为《河南程氏文集》。朱熹(1130—1200),字元晦,一字仲晦,号晦庵、晦翁、云谷老人,徽州婺源(今江西婺源)人。继承和发展了二程、周敦颐等人的学说,融通佛、道,是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。卒谥文,有《晦庵先生文集》等传世。
②爱:指徐爱。
③殚(dān)精竭思:谓竭尽心力。殚,尽。
④质:询问。
⑤百世以俟(sì)圣人而不惑:语自《中庸》第二十九章:“故君子之道,本诸身,征诸庶民,考诸三王而不谬,建诸天地而不悖,质诸鬼神而无疑,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。”俟,等待。
⑥二氏:指佛与道。按阳明弟子钱德洪等编《年谱》,王阳明年少时,“豪迈不羁”;年二十七,“自念辞章艺能不足以通至道”;年三十一,“渐悟仙、释二氏之非”。
⑦居夷三载,处困养静:明武宗(1506—1521)初,太监刘瑾专权。正德元年(1506)二月,南京科道戴铣、薄彦徽上疏请求罢斥刘瑾,挽留致仕大夫刘健等,被刘瑾矫旨除名为民。王阳明上疏抗辩,亦下诏狱,廷杖四十,贬谪贵州贵阳修文龙场驿驿丞。据《年谱》记载,正德三年(1508)春,王阳明到达龙场;正德五年(1510)春,升任江西庐陵知县,离开贵州,合计三年,故曰“三载”。王阳明居黔间,由“龙场悟道”而入,悟得“心即理”,并提出“知行合一”。施邦曜评曰:“动心忍性以入道,千古圣贤皆然。”
⑧精一:语自《尚书·大禹谟》: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。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”后人称“十六字心诀”。王阳明以为“惟精是惟一的工夫”。
⑨粹(cuì)然:纯正貌。大中:《周易·大有卦》:“大有,柔得尊位大中,而上下应之,曰《大有》。”王弼注:“处尊以柔,居中以大。”高亨注:“象大臣处于尊贵之位,守大正之道。”后指大正之道。

【译文】

先生对《大学》中“格物”等学说,都以旧本为依据,也就是程、朱所说的错误的版本。我刚开始听说时感到十分吃惊,继而有些怀疑,后来竭力思考,相互比对,并向先生请教,然后才明白先生的学说,如水清寒,如火热烈,绝对是百代之后等圣人出现也不会怀疑的。先生天生聪明睿智,又和气乐观,坦荡平易,不拘小节。人们见他年少时豪迈不羁,又曾经沉溺于诗文辞赋,出入于佛、道两家之学,突然听闻他的学说,都视为标新立异,涉奇,散漫而不加深究的学说。他们不知道先生在偏远的贵州居住了三年,在困苦中修养静思,“精一”的功夫已经超然进入圣域,回归纯然至正的大中正道。
爱朝夕炙门下①,但见先生之道,即之若易②,而仰之愈高;见之若粗,而探之愈精;就之若近,而造之愈益无穷。十余年来竟未能窥其藩篱③。世之君子,或与先生仅交一面,或犹未闻其謦欬④,或先怀忽易愤激之心,而遽欲于立谈之间⑤,传闻之说,臆断悬度,如之何其可得也?从游之士,闻先生之教,往往得一而遗二,见其牝牡骊黄而弃其所谓千里者⑥。故爱备录平日之所闻,私以示夫同志,相与考而正之,庶无负先生之教云。
门人徐爱书。

【注释】

①炙:受到熏陶或教诲,受教。
②即:靠近。
③十余年来:正德二年(1507),徐爱纳贽北面,拜王阳明为师,至正德十三年(1518)徐爱卒,前后十三年。藩篱:篱笆,比喻界限、界域。
④謦欬(qǐng kài):指谈吐。謦欬之声,轻曰“謦”,重曰“欬”。后世常用以指学生得到老师的当面指教。
⑤遽(jù):仓促,急迫。
⑥见其牝(pìn)牡骊黄而弃其所谓千里者:典出《淮南子·道应训》,又见《列子·说符篇》。昔秦穆公(前659—前619)由伯乐介绍,使九方堙相马。三个月后,九方堙说找到了一匹黄色公马,但将马带来时却是一匹黑色母马。秦穆公不悦。伯乐说:“若堙之所观者,天机也。得其精而忘其粗,在内而忘其外。见其所见而不见其所不见,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。”最后证明九方堙所相之马为千里马。牝牡,鸟兽雌性为“牝”,雄性为“牡”。骊,黑色。

【译文】

我终日在先生门下熏习,只见先生的学说,刚开始接触时似乎很容易,研究一番后发现很高深;表面上看似乎很粗浅,认真探究发现更精妙;接触时似乎很浅近,深入学习则发现更加没有止境。十多年来,我竟然未能入门。今世的学者君子,有的与先生仅有一面之交,有的还从未听过先生的言谈,有的事先怀有轻视、愤激的情绪,便仓促地想要根据三言两语,传闻留言,来臆断揣度,这样怎么能领会先生的学说呢?门生们聆听先生的教诲,往往领会的少而遗失的多,如同相马时,只关注马的性别和颜色,而忽视了马驰骋千里的特性。因此我详细记录了平日的所闻,私下给志同道合的学者看,一起考据订正,希望不辜负先生的教诲。
弟子徐爱书。

【题解】

本条的核心内容为王阳明对古本《大学》“三纲”中“在亲民”之“亲”的论证与坚持,而不取朱熹改本《大学》的“作新民”之“新”意。《大学》古本与改本分别是阳明学与朱子学理论建构的重要经典依据,故《大学》古本是阳明心学在朱子学语境中建构起来的最重要的经典依据,历来受到王阳明及其后学的重视。今之学者辨明朱、王之别,也会特别关注《大学》。王阳明对《大学》古本的坚持,一方面为其学说奠定牢固的经典依据,同时有溯古和承继学术正统之意;另一方面在学理上也为其“万物一体”思想确立了经典依据。对于《大学》之“亲”“新”之辩,历来学者有不同见解。施邦曜对王阳明此处之解说有同情的理解,他曾说:“自知讲解,即服膺朱子‘新民’之训为再无二义,今领先生之说,觉万物一体之意更脉然有动。明伦之教不能行于平成。播种之先养民正是裁成辅相之道,当先下手,莫看得粗浅了。”但衡今则持折中之说:“二说正可相资也。徒亲民而昧于新民,此鲁之所以寝衰。当时宋仁宗之政近之。徒新民而昧于亲民,此齐之所以多故。当时宋神宗之政近之。”但氏从治国理政出发,依据历史经验,主张“亲民”“新民”相资为用,自有其合理之处,但于此处阳明之辩的角度和目的自不相同。
爱问:“‘在亲民’,朱子谓当作‘新民’。后章‘作新民’之文,似亦有据①。先生以为宜从旧本作‘亲民’,亦有所据否?”
先生曰:“‘作新民’之‘新’是自新之民,与‘在新民’之‘新’不同,此岂足为据?‘作’字却与‘亲’字相对,然非‘新’字义②。下面‘治国平天下’处,皆于‘新’字无发明③,如云‘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,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’‘如保赤子’‘民之所好好之,民之所恶恶之,此之谓民之父母’之类④,皆是‘亲’字意。‘亲民’犹《孟子》‘亲亲仁民’之谓⑤,‘亲之’即‘仁之’也。百姓不亲,舜使契为司徒,敬敷五教⑥,所以亲之也。《尧典》‘克明峻德’⑦,便是‘明明德’⑧;‘以亲九族’至‘平章’‘协和’⑨,便是‘亲民’,便是‘明明德于天下’。又如孔子言‘修己以安百姓’⑩,‘修己’便是‘明明德’,‘安百姓’便是‘亲民’。说‘亲民’便是兼教养意,说‘新民’便觉偏了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“在亲民”四句:《大学》篇首云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古本作“在亲民”,程颢改正《大学》(《程氏经说》卷五),不改“亲民”。程颐改正《大学》(《程氏经说》卷五),则于“亲”字下注“当做‘新’”。朱熹《集注》据程颐曰“亲,当作‘新’”,云:“新者,革其旧之谓也。言既自明其明德,又当推以及人,使之亦有以去其旧染之污也。”“作新民”为《大学》引《康诰》语,朱熹意以此为改本依据。
②然非“新”字义:邓艾民先生认为《王文成公全书》本中“新”讹作“亲”,据闾东本改之。从文义言,“亲”为“新”之误,故从之。
③发明:阐发,印证。
④“如云”之后所引三句分别出自《大学章句》第三、九、十章。
⑤亲亲仁民:语自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君子之于物也,爱之而弗仁;于民也,仁之而弗亲。亲亲而仁民,仁民而爱物。”意即热爱亲人,进而施仁德于百姓。
⑥“舜使契”二句:语自《尚书·舜典》:“帝(舜)曰:‘契,百姓不亲,五品不逊。汝作司徒,敬敷五教,在宽。’”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:“使契为司徒,教以人伦。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序,朋友有信。”舜,传说中的“五帝”之一。契,传说中商代的始祖,舜命契做司徒,推行五教。敷,布。五教,五常之教,即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五种伦理道德。
⑦克明峻德:语自《尚书·尧典》。意为能弘扬崇高的品德。峻,大。
⑧明明德:语自《大学》。意即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。
⑨以亲九族、平章、协和:均语自《尚书·尧典》:“克明俊德,以亲九族。九族既睦,平章百姓。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。黎民于变时雍。”九族,有两说,一指异姓亲族,父族四、母族三、妻族二。一指以自己为本位,上推四代(父、祖、曾祖、高祖),下推四代(子、孙、曾孙、玄孙),合称“九族”。此后封建社会以此立宗法、定丧服。平章,辨别、章明。
⑩修己以安百姓:语自《论语·宪问》:“修己以安百姓,尧舜其犹病诸!”意即自我修身而使百姓安乐,尧、舜大概也觉得不容易做得到。
【译文】

徐爱问:“所谓‘在亲民’,朱子说应当是‘新民’。后面章节‘作新民’的文句中,似乎也有依据。先生认为应该依从旧本作‘亲民’,是否也有所依据呢?”
先生说:“‘作新民’的‘新’,是自新之民的意思,与‘在新民’的‘新’不同,这难道不足以为依据吗?‘作’字和‘亲’字相对,但不是‘新’字的意思。下面‘治国平天下’之处,对‘新’字都并无发明。比如说‘君子能以前代的贤人为榜样,尊重贤人,亲近亲人,一般平民百姓也都享受安乐,蒙受恩泽’‘保护百姓像母亲养护婴儿一样’‘人们喜爱的也喜爱,人们憎恶的也憎恶,这样的君主可称得上人们的父母’之类,都是‘亲’字意思。‘亲民’犹如《孟子》里说的‘亲亲仁民’,‘亲之’就是‘仁爱’。百姓不仁爱,舜于是任命契为司徒,让他推行‘五教’,从而使百姓相互仁爱。《尧典》中的‘克明峻德’,就是‘明明德’;从‘以亲九族’到‘平章’‘协和’,就是‘亲民’,就是‘明明德于天下’。又比如孔子说过的‘修己以安百姓’,‘修己’就是‘明明德’,‘安百姓’就是‘亲民’。说到‘亲民’就兼有了教诲和养化的意义,说‘新民’便觉偏了。”

【题解】

本条讨论了朱熹与王阳明对“知止而后有定”的不同理解,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朱、王之功夫向度的差异,朱熹认为求至善于事事物物,王阳明则认为求至善要内求心体。不过王阳明肯定了二者在“至善”的终极境界上的一致性。本体、功夫不同,境界一致,这是历来朱、王之辩的论域,也保证了二者同属于“圣学”范畴。其实,这一问题也体现为朱、王对“心”与“物”关系问题的认识。朱熹认为事事物物皆有定理,即理在心外、物亦在心外。王阳明否定于事事物物上求至善(心体),即是心与理一,心外无物,但王阳明不否定求心功夫“未尝离却事物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朱熹的物上求理与王阳明的事上磨炼具有本质的不同。所以,孙奇逢曾点评于此说:“不专在事物上,却亦不离却事物,便活。”
爱问:“‘知止而后有定’①,朱子以为‘事事物物皆有定理’②,似与先生之说相戾③。”
先生曰:“于事事物物上求至善④,却是义外也⑤。至善是心之本体,只是‘明明德’到‘至精至一’处便是⑥。然亦未尝离却事物,本注所谓‘尽夫天理之极,而无一毫人欲之私’者得之⑦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知止而后有定:语自《大学》首章: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”意即知道应达到的目的,就能志向坚定。
②朱子以为“事事物物皆有定理”:朱熹在《大学或问》中云:“能知所止,则方寸之间,事事物物皆有定理。”《大学章句集注》注云:“止者,所当止之地,即至善之所在也。知之,则志有定向。”《朱子语类》卷十四中,子升问《章句》《或问》:“语似不同。何也?”曰:“也只一般。”
③相戾(lì):前后矛盾,相违背。④至善:语自《大学》首章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
⑤义外:语自《孟子·告子上》:“告子曰:‘食、色,性也。仁,内也,非外也。义,外也,非内也。’”而孟子主张仁和义皆在内,反对告子的“义外说”。
⑥至精至一:达到“精一”。
⑦“本注”句:朱熹《大学章句集注》注解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”曰:“言明明德、新民,皆当至于至善之地而不迁。盖必其有以尽夫天理之极,而无一毫人欲之私也。”

【译文】

徐爱问:“‘知止而后有定’,朱子认为这句话讲的是‘事事物物都有定理’的意思,这似乎和先生的学说相悖。”
先生说:“在事事物物上求至善,就是把义看做人心之外的东西了。至善是心的本体,只要‘明明德’功夫到‘至精至一’的地步就是了。然而至善也未曾脱离客观事物,朱子在《大学章句》注解中所谓的‘穷尽天理的极限而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欲私心’的人,才能达到至善的境界。”

【题解】

本条的中心主旨在于论证“心即理”,其中又涉及一些具体的功夫节目。王阳明认为心外无理,外心求理则无理矣。心体自足,孝、忠、信、仁等都只在此心,都是心的条理。故刘宗周曰:“至善本在吾心,首赖先生恢复。”王阳明认为求理于心便是要做“去人欲,存天理”的功夫。在对待“天理”“人欲”的态度与手段上,朱、王是一致的,如刘宗周曰:“‘天理人欲’四字,是朱、王印合处,何必晚年定论。”陶浔霍云:“除去人欲存天理,便无用功处。”可见,同作为儒学形态的朱子学、王学在终极意义上的一致性。
在具体的功夫节目方面,王阳明强调心的“头脑”“根”的意义,求得此心至诚处,便是真知必能行。故施邦曜云:“人苟无真实,孝亲、忠君、信友、爱民之心,终日讲求,亦是虚话,必实实有此心后,讲求俱是天理发见流行处,只是说讲求者不可不知头脑,非谓尽孝忠信爱者不必讲求也。”陶浔霍亦云:“读此知王学本无弊。”
本条涉及阳明心学“心即理”“知行合一”“致良知(此时并未明确提出)”等重要命题,言简意赅,值得重视。
爱问:“至善只求诸心,恐于天下事理有不能尽。”
先生曰:“心即理也。天下又有心外之事、心外之理乎①?”

【注释】

①“心即理也”二句:“心即理”是王阳明哲学思想的核心观点之一,此二句在《传习录》中多有论述。日本学者三轮执斋认为此二句皆为陆象山语,日本学者多沿此说;然陈荣捷先生考之,后一句不见于《象山全集》。

【译文】

徐爱问:“如果至善只在心中探求,恐怕对于天下的事理,不能穷尽吧。”
先生说:“心即是理。天下还有心外的事和理吗?”
爱曰:“如事父之孝,事君之忠,交友之信,治民之仁,其间有许多理在,恐亦不可不察。”
先生叹曰:“此说之蔽久矣,岂一语所能悟?今姑就所问者言之:且如事父,不成去父上求个孝的理;事君,不成去君上求个忠的理;交友、治民,不成去友上、民上求个信与仁的理;都只在此心,心即理也。此心无私欲之蔽,即是天理,不须外面添一分。以此纯乎天理之心,发之事父便是孝,发之事君便是忠,发之交友、治民便是信与仁。只在此心去人欲、存天理上用功便是。”
【译文】徐爱说:“譬如说侍奉父亲的孝道,侍奉君主的忠诚,结交朋友的诚信,治理臣民的仁慈,这中间就有许多道理,恐怕不能不去细究吧。”
先生感叹说:“这种说法蒙蔽世人已经很久了,怎能一句话就讲明白呢?现在姑且就你所问的解释一下:比如侍奉父亲,不能从父亲身上探求个孝的道理;侍奉君主,不能在君主身上探求个忠的道理;结交朋友、治理臣民,不能从朋友、臣民身上探求个诚信、仁慈的道理;这些道理都在心中,心即是理。如果这个心没有被私欲遮蔽,就是天理,不需要从外面添加分毫。凭借这种纯粹是天理的心,表现在侍奉父亲上便是孝,表现在辅佐君主上便是忠,表现在结交朋友、治理臣民上便是诚信和仁慈。只要心中在摒除私欲、存养天理上用功就可以了。”
爱曰:“闻先生如此说,爱已觉有省悟处。但旧说缠于胸中,尚有未脱然者①。如事父一事,其间温凊定省之类②,有许多节目,不知亦须讲求否?”
先生曰:“如何不讲求?只是有个头脑,只是就此心去人欲、存天理上讲求。就如讲求冬温,也只是要尽此心之孝,恐怕有一毫人欲间杂;讲求夏凊,也只是要尽此心之孝,恐怕有一毫人欲间杂。只是讲求得此心。此心若无人欲,纯是天理,是个诚于孝亲的心,冬时自然思量父母的寒,便自要去求个温的道理;夏时自然思量父母的热,便自要去求个凊的道理。这都是那诚孝的心发出来的条件。却是须有这诚孝的心,然后有这条件发出来。譬之树木,这诚孝的心便是根,许多条件便是枝叶,须先有根,然后有枝叶,不是先寻了枝叶,然后去种根。《礼记》言:‘孝子之有深爱者,必有和气;有和气者,必有愉色;有愉色者,必有婉容。’③须是有个深爱做根,便自然如此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脱然:恍然醒悟、完全明白的样子。
②温凊(qìng)定省(xǐng):语自《礼记·曲礼上》:“凡为人子之礼,冬温而夏凊,昏定而晨省。”指古代子女关心问候父母冷暖睡眠等生活细节。温凊,指冬天问暖,夏天纳凉。凊,凉。定省,昏定、朝省。昏定,指晚间为父母铺好被褥;朝省,指早上向父母问候请安。
③“《礼记》言”及以下六句:语自今本《礼记·祭义》。意谓孝敬长辈,发自内心的深爱是其根本,然后才会有和悦的气色和态度。

【译文】

徐爱问:“听先生这么说,我已经有所醒悟。但以前的观点萦绕心中,还没能完全醒悟。比如侍奉父亲的事,其间冬温夏凉、昏定晨省之类,有许多细节,不知是否也需要讲求?”
先生说:“怎么能不讲求呢?就是要有个宗旨,就是要在内心摒除私欲、存养天理上讲求。就比如讲求冬天保暖,也只是要尽此孝心,唯恐有丝毫人欲夹杂其中;讲求夏天纳凉,也仅仅是要尽此孝心,唯恐有丝毫人欲夹杂其间。仅仅是讲求这个心而已。这个心若是没有人欲,纯粹都是天理,是一颗诚敬于孝亲的心,那么冬天自然就会考虑到父母的寒冷,便自然会去寻求保暖的事;夏天自然会考虑到父母的暑热,便自然会去寻求纳凉的事。这些都是那颗诚敬于孝亲的心自然生发出来的具体行为。但却必须先有这颗诚敬于孝亲的心,然后才有这些行为表现出来。用树木比喻的话,这诚敬于孝亲的心便是树根,许多具体的行为便是枝叶,必须先有这个根,然后才会有枝叶,不是先去寻求枝叶,然后再去种这个根。《礼记》说道:‘孝子之有深爱者,必有和气;有和气者,必有愉色;有愉色者,必有婉容。’而所有这些,必须有颗深爱的心做根,然后自然而然才能如此。”


【题解】

本条中,王阳明强调至善是此心纯粹为天理的境界,抑或可以说,至善是心的一种状态,求至善即是要使心达到应为至善的状态,而不能于事事物物上求。王阳明此说应有两点可注意:第一,王阳明并没有否定心体本然之至善性,但实然中心并不总是处于至善的状态,需要做“纯乎天理”的功夫,即学、问、思、辨的功夫,才能达到应然之至善。王阳明此处所言“此心”是从现象经验层面而言,并非本心;第二,物者,事也。王阳明言“事物”,多侧重于“事”。王阳明对“事本身”和“事的意义”有明确的区分。王阳明认为求至善不能求于事物,其强调的是求至善不能求于“事本身”,“事本身”即是“行”。但王阳明又不否定“事的意义”,所以王阳明一直强调致良知不离于事物。“事的意义”并不是“事本身”所具有的,而是心对“事本身(行)”的赋予。当“心”(心之条理和心之所向)与“行”相一致,即产生肯定的道德意义,便达到了知行合一,这也是许多学者诠释本节的意义之所在。
郑朝朔问①:“至善亦须有从事物上求者?”
先生曰:“至善只是此心纯乎天理之极便是。更于事物上怎生求?且试说几件看。”
朝朔曰:“且如事亲,如何而为温凊之节,如何而为奉养之宜,须求个是当②,方是至善,所以有学、问、思、辨之功③。”
先生曰:“若只是温凊之节、奉养之宜,可一日二日讲之而尽,用得甚学、问、思、辨?惟于温凊时,也只要此心纯乎天理之极;奉养时,也只要此心纯乎天理之极。此则非有学、问、思、辨之功,将不免于毫厘千里之缪④,所以虽在圣人,犹加‘精一’之训。若只是那些仪节求得是当,便谓至善,即如今扮戏子,扮得许多温凊奉养的仪节是当,亦可谓之至善矣?”
【注释】
①郑朝朔:郑一初,字朝朔,潮州府揭阳(今广东揭阳)人。弘治十八年(1505)进士。正德六年(1511),王阳明任吏部验封清吏司主事,郑朝朔任御史,因陈世杰请受学。《王文成公全书·外集》卷二十五收有《祭郑朝朔文》。
②“且如”四句:此为郑朝朔引用朱熹在《大学或问》中引用程颐的话:“程子曰:‘如欲为孝,则当知所以为孝之道,如何而为奉养之宜,如何而为温凊之节?莫不穷究,然后能之。非独守孝之一字而可得也。’”(《二程集·遗书》卷十八)是当,确当,切当。
③学、问、思、辨:语自《中庸》第十二章: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。”
④毫厘千里之缪(miù):语自《礼记·经解》:“差若毫厘,缪以千里。”又见《大戴礼记·礼察》和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。缪,谬误,错误。

 

微信扫一扫

支付宝扫一扫

版权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主在传播阳明学智慧,如有侵权之处请联系小编QQ:2253128如果您也是阳明学爱好 者欢迎投稿交流!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pnp9.cn/472.html

相关推荐
传习录之王阳明的处世哲学
很多同学应该都听过传习录这本书,但是没有读过,或者说读完的人很少。再或者说读懂的人很少。因为这本书的知识体量太大了,它要涉及到四书以及心学和…
日期:2022-06-11 点赞:0 阅读:400
传习录之知行合一
进入传习录正文之前,我们先了解一下什么是知行合一。因为绝大多数人可能误解了这句话,或者说没有完全的去理解知行合一。我们通常理解的是,不但要知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951
传习录分解:王阳明先生的一生
这段时间我们来讲传习录这本书。传习录是汇聚了阳明心学的精髓,也被很多学者认为是中国人必读的一本书。那我们接下来的数期就主要介绍这本书,了解后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179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下)
【题解】 本条从辨析朱熹“即物穷理”之非出发,论述“心与理一”。王阳明从正反两面展开论证:第一,朱熹之即物穷理,在逻辑上是以心理为二为前提的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325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上)
【题解】 顾东桥(1476—1545),名璘,字华玉,号东桥,应天府上元(今江苏南京江宁区)人。弘治九年(1496)进士,历任至南京刑部尚书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490
王阳明传习录:钱德洪序
【题解】 钱德洪(1496—1574),本名宽,避先世讳,以字行,改字洪甫,号绪山,绍兴府余姚(今浙江余姚)人。少学举业,嘉靖元年(1522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675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
还没有评论呢,快来抢沙发~

助力内容变现

将您的收入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

点击联系客服

在线时间:8:00-20:00

客服电话

17340063827

客服邮箱

2253128@qq.com

扫描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