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习录 2022年05月23日
0 收藏 0 点赞 281 浏览 6104 个字
摘要 :

【译文】 徐爱问:“昨天听了先生‘止至善’的教诲,已经觉得功夫有着力的地方了。只是想想,觉得与朱子关于‘格物’的训导始终无法吻合。” 先生说:“格物是‘止至善’的功夫,……

【译文】
徐爱问:“昨天听了先生‘止至善’的教诲,已经觉得功夫有着力的地方了。只是想想,觉得与朱子关于‘格物’的训导始终无法吻合。”
先生说:“格物是‘止至善’的功夫,既然明白了‘至善’,也就明白‘格物’了。”
爱曰:“昨以先生之教推之‘格物’之说,似亦见得大略。但朱子之训,其于《书》之‘精一’,《论语》之‘博约’①,《孟子》之‘尽心’‘知性’②,皆有所证据③,以是未能释然④。”
先生曰:“子夏笃信圣人⑤,曾子反求诸己⑥。笃信固亦是,然不如反求之切。今既不得于心,安可狃于旧闻⑦,不求是当?就如朱子,亦尊信程子,至其不得于心处,亦何尝苟从⑧?‘精一’‘博约’‘尽心’本自与吾说吻合,但未之思耳。朱子‘格物’之训,未免牵合附会,非其本旨。精是一之功,博是约之功。曰仁既明‘知行合一’之说,此可一言而喻。尽心、知性、知天,是‘生知安行’事;存心、养性、事天,是‘学知利行’事;夭寿不贰,修身以俟,是‘困知勉行’事。朱子错训‘格物’,只为倒看了此意,以‘尽心’‘知性’为‘物格知至’,要初学便去做‘生知安行’事,如何做得⑨?”
【注释】
①博约:语自《论语·雍也》:“子曰:‘君子博学于文,约之以礼,亦可以弗畔矣夫。’”又《论语·子罕》:“颜渊曰:‘……夫子循循然善诱人,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。’”即博文、约礼,广泛地学习文献典籍,并以礼约束自己。
②尽心、知性:语自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尽其心者,知其性也。知其性,则知天矣。”意即充分发挥人善良的本性,就能知晓人的本性。知晓人的本性,就能知晓天命了。
③皆有所证据:按,朱熹从格物穷理的观点解释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”:“程子曰:‘人心,人欲,故危殆。道心,天理,故精微。惟精以致之,惟一以守之,如此方能执中。’此言尽之矣。惟精者,精审之而勿杂也。惟一者,有首有尾,专一也。”(《朱子语类》卷七十八)朱熹引侯仲良的《论语说》从格物的观点注解“博约”说:“博我以文,致知格物也。约我以礼,克己复礼也。”(《论语章句集注·子罕》)朱熹从格物的观点注解“尽心知性”曰:“以大学之序言之,知性则物格之谓,尽心则知至之谓也。”(《孟子章句集注·尽心上》)
④释然:疑虑消除貌。
⑤子夏:卜(bǔ)商(前507—?),字子夏,尊称“卜子”或“卜子夏”,春秋末年晋国温(今河南温县)人,一说卫国人。“孔门十哲”之一,七十二贤之一。提出过“君子有三变”“仕而优则学,学而优则仕”等,均反映孔子思想,故谓“笃信圣人”。
⑥曾子:曾参(shēn,前505—前435),字子舆,春秋末年鲁国南武城(在今山东平邑南)人。与其父曾点同师事孔子,是儒家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。反求诸己:曾子有“吾日三省吾身”(《论语·学而》)语。
⑦狃(niǔ):习惯。
⑧苟从:《朱子语类》卷六十九云:“程子曰:‘天,专言之则道也。天且弗违是也。’程子此语,某亦未敢以为然。天且弗违,此只是上天。”此程颐语见《伊川易传》卷一。
⑨“尽心、知性、知天”数句: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尽其心者,知其性也。知其性,则知天矣。存其心,养其性,所以事天也。殀寿不贰,修身以俟之,所以立命也。”又《中庸》第二十章云:“或生而知之,或学而知之,或困而知之,及其知之,一也。或安而行之,或利而行之,或勉强而行之,及其成功,一也。”朱熹注解《孟子》上述“尽其心者,……所以立命也”曰:“尽心知性而知天,所以造其理也;存心养性以事天,所以履其事也。不知其理,固不能履其事,然徒造其理而不履其事,则亦无以有诸己矣。知天而不以殀寿贰其心,智之尽也;事天而能修身以俟死,仁之至也。智有不尽,故不知所以为仁,然智而不仁,则亦将流荡不法,而不足以为智矣。”王阳明从其心学出发,并不同意朱熹此注解,故谓之“错训”。生知安行,即“生而知之”“安而行之”的省语。学知利行,即“学而知之”“利而行之”的省语。困知勉行,即“困而知之”“勉强而行之”的省语。
【译文】
徐爱说:“昨天我将先生的教诲推论到‘格物’的学说,似乎也能明白个大概了。只是朱子的训导,在《尚书》中的‘精一’论、《论语》中的‘博约’论和《孟子》中的‘尽心’‘知性’里都有所依据,因此还没能完全领悟。”
先生说:“子夏深信圣人,曾子从自身上反省探寻。笃信圣人固然是正确的,然而比不上反躬自省深切。你现在既然不能完全领悟,又怎么能承袭于旧说,不探求切当的答案呢?就比如说朱子也尊敬相信程子和他们的学说,但对于不符合他自己想法的,又什么时候盲从过呢?‘精一’‘博约’‘尽心’这些学说,本来与我的学说吻合,只是你没有深入地思考罢了。朱子关于‘格物’的理解,未免牵强附会了,并不是‘格物’原本的要旨。追求精粹是达到纯极的功夫,广求学问是恪守礼法的功夫。你既然明白了‘知行合一’的学说,这就可以用一句话说明白了。尽心、知性、知天,是‘生知安行’能够达到的事。存心、养性、事天,是‘学知利行’能够达到的事,夭寿不贰,修身以俟,是‘困知勉行’能够达到的事。朱子解错‘格物’的学说,只是因为颠倒了这含义,认为‘尽心知性’就是‘物格知至’,要初学的人去达到‘生知安行’的事,如何做得到?”
爱问:“‘尽心’‘知性’,何以为‘生知安行’?”
先生曰:“性是心之体,天是性之原,尽心即是尽性。‘惟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,知天地之化育’①。存心者,心有未尽也。知天,如知州、知县之‘知’,是自己分上事,己与天为一。事天,如子之事父、臣之事君,须是恭敬奉承,然后能无失,尚与天为二,此便是圣贤之别。至于‘夭寿不贰’其心②,乃是教学者一心为善,不可以穷通夭寿之故,便把为善的心变动了,只去修身以俟命;见得穷通寿夭有个命在,我亦不必以此动心。事天,虽与天为二,已自见得个天在面前;俟命,便是未曾见面在此等候相似:此便是初学立心之始,有个困勉的意在。今却倒做了,所以使学者无下手处。”
【注释】
①“惟天下”二句:语自《中庸》第二十二章:“唯天下至诚,为能尽其性;能尽其性,则能尽人之性;能尽人之性,则能尽物之性;能尽物之性,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;可以赞天地之化育,则可以与天地参矣。”
②夭寿不贰:语自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夭寿不贰,修身以俟之,所以立命也。”贰,三心二意,意即怀疑、动摇。【译文】
徐爱问:“‘尽心’‘知性’,怎么会是‘生知安行’能达到的事呢?”
先生说:“人的本性是本心的主体,天理则是本性的根源,因此尽心就是彻底发挥本性。‘只有天下至为真诚的人,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本性,才能认知天地化育生命’。存心,也就是说善心并没有得到彻底发挥。知天,犹如知州、知县的‘知’,是自己分内的事,已经与天合二为一。侍奉天,就像儿子侍奉父亲、臣子侍奉君主,必须恭敬奉承,然后才能没有闪失,还是与天没有合二为一,这就是圣人和贤人的区别。至于‘夭寿不贰’这种本心,是教导为学者一心行善,不能因为困厄显达和寿命长短,就动摇了行善的心,却只去修身以待天命;至于困厄显达和寿命长短,尽管是命中注定,我也不必为此动摇心志。侍奉天,虽然与天未能合二为一,已经认知到天理的存在;等待天命,就与从未见面却在此等候类似:这就是初学者建立本心时,有刻苦勤奋的意思在。如今朱子却颠倒顺序了,所以使得学者无从着手。”
爱曰:“昨闻先生之教,亦影影见得功夫须是如此。今闻此说,益无可疑。爱昨晚思‘格物’的‘物’字即是‘事’字,皆从心上说。”
先生曰:“然。身之主宰便是心,心之所发便是意,意之本体便是知,意之所在便是物。如意在于事亲,即事亲便是一物;意在于事君,即事君便是一物;意在于仁民爱物,即仁民爱物便是一物;意在于视听言动,即视听言动便是一物。所以某说无心外之理,无心外之物。《中庸》言‘不诚无物’①,《大学》‘明明德’之功,只是个诚意。诚意之功,只是个格物。”
【注释】
①不诚无物:语自《中庸》第二十五章:“诚者自成也,而道自道也。诚者物之终始,不诚无物。是故君子诚之为贵。诚者非自成己而已也,所以成物也。”意即没有诚敬之心就没有万事万物。诚,指诚敬之心。
【译文】
徐爱说:“昨天听闻了先生的教诲,我也隐约感到功夫应该这样用。现在又听到先生这样训诫,更没有可疑惑的了。我昨晚思考,‘格物’的‘物’字,就是‘事’字,都是从本心上来说的。”
先生说:“是。身体的主宰便是本心,本心的生发便是意念,意念的本体便是知,意念的所在便是事物。如果意念在于侍奉亲人上,那么侍奉亲人就是一件事物;意念在于侍奉君主上,那么侍奉君主就是一件事物;意念在于仁治百姓、爱护万物上,那么仁治百姓、爱护万物就是一件事物;意念在于视听言动上,那么视听言动就是一件事物。所以我说没有本心之外的天理,没有本心之外的事物。《中庸》说‘不诚无物’,大学‘明明德’的功夫,讲的都是诚意。诚意的功夫,就是格物。”

【题解】
本条重在解“格物”,也是承续上节对“物”的解释。王阳明借孟子“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”,将“格物”转化为“格心”,训为正心。心体本正,不正处在于意,所以正心就是要去意之不正处,摒除遮蔽,回复心体大中至正,即是存天理。那么,如何正心(格物)?刘宗周说:“以心之所发言意,意之所在言物,则心有未发之时,却如何格物耶?请以前好恶之说参之。”“好好色”“恶恶臭”之说强调了正心功夫中,心的主体自觉自为性和诚恶意、存善意的内涵。
先生又曰:“‘格物’如孟子‘大人格君心’之‘格’①格物的功夫,克除私欲,复归天理。这样本心中的良知也就再没有障碍,得以充斥心中,流动开来,这就是致良知。良知得以恢复,那么意念就能诚挚专一了。”

【题解】
本条讲功夫之用力处在于“事”,从逻辑上分析,可见三个方面:第一,由“用”到“体”的反求功夫。“理”之用为“文”,由“文”可见“理”;第二,由“行”到“知”的一贯功夫。“理”发用之对象为“事”,在“事”上存“理”即是“行”,其中蕴含“事上磨炼”的功夫,也体现了王阳明一贯的“知行合一”思想;第三,不离见闻的功夫实践。王阳明强调良知不是见闻,但又不离见闻,体现了德性之“知”和闻见之“知”的辩证关系。
爱问:“先生以‘博文’为‘约礼’功夫,深思之未能得,略请开示。”
先生曰:“‘礼’字即是‘理’字。‘理’之发见,可见者谓之‘文’。‘文’之隐微不可见者谓之‘理’:只是一物。‘约礼’只是要此心纯是一个天理。要此心纯是天理,须就‘理’之发见处用功。如发见于事亲时,就在事亲上学存此天理;发见于事君时,就在事君上学存此天理;发见于处富贵贫贱时,就在处富贵贫贱上学存此天理;发见于处患难夷狄时,就在处患难夷狄上学存此天理①。至于作止语默,无处不然,随他发见处,即就那上面学个存天理。这便是‘博学之于文’,便是‘约礼’的功夫。‘博文’即是‘惟精’,‘约礼’即是‘惟一’。”
【注释】
①“发见于处富贵”四句:语自《中庸》第十四章:“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愿乎其外,素富贵行乎富贵,素贫贱行乎贫贱,素夷狄行乎夷狄,素患难行乎患难。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。”夷狄,泛称华夏族以外的各族。
【译文】
徐爱问:“先生认为‘博文’是‘约礼’的功夫,我深刻思考之后,还是没能弄明白,请您略加开导解释。”
先生说:“‘礼’字就是‘理’字。‘理’表现出来,被人识见,就是‘文’。‘文’的隐微不得见的内涵就是‘理’:这二者本是同一件东西。‘约礼’是要使本心纯粹成为天理。要使本心纯粹为天理,必须从天理表现的地方用功。例如表现在侍奉亲人时,就要在侍奉亲人上学习存养天理;表现在侍奉君主时,就要在侍奉君主上学习存养天理;表现在身处富贵贫贱时,就要在身处富贵贫贱上学习存养天理;表现在身处患难或外邦时,就要在身处患难或外邦上学习存养天理。至于是践行还是不践行,开口还是沉默,无处不是如此,随时随地表现在行动上,就要在那上面学习存养天理。这就是‘博学之于文’,就是‘约礼’的功夫。广泛学习存养天理,就是为了求得至精的境界;恪守礼仪,就是为了求得天理的纯粹。”

【题解】
本条阐述王阳明“心一”的观点。上条“精一”之训表明“心”有“用(现象)”和“体(理)”两个层面,但其实是一个心,由此出发,道心与人心只是一心。而朱熹的“道心为主,而人心听命”则视二者为主从关系,实为二心。这是王阳明所反对的。对此,施邦曜极力赞成:“此即孔子道二,仁与不仁之说,出此入彼,只有一个,更无两个,可不慎哉?”而心学殿军刘宗周则认为王阳明之说和程、朱无别,他认为:“人心本只是人之心,如何说他是伪心欲心?敢以质之先生。”可见,即便是在心学内部,心一心二的问题一直是后人纠结的问题。
爱问:“‘道心常为一身之主,而人心每听命①。’以先生‘精一’之训推之,此语似有弊。”
先生曰:“然。心一也,未杂于人谓之‘道心’,杂以人伪谓之‘人心’。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,道心之失其正者即人心:初非有二心也。程子谓‘人心即人欲,道心即天理’②,语若分析而意实得之。今曰‘道心为主,而人心听命’,是二心也。天理、人欲不并立,安有天理为主,人欲又从而听命者?”
【注释】
①“道心”二句:语见朱熹《中庸章句序》:“从事于斯,无少间断,必使道心常为一身之主,而人心每听命焉,则危者安,微者著,而动静云为,自无过不及之差矣。”道心、人心,语自《尚书·大禹谟》: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。”
②程子谓“人心即人欲,道心即天理”:《二程集·遗书》卷十九程颐语:“人心,私欲也。道心,正心也。”
【译文】
徐爱问:“‘道心常为一身之主,而人心每听命。’根据先生‘精一’的解释来推论,这句话似乎有弊端。”
先生说:“是。本心只有一个,没有掺杂人的私欲时叫做‘道心’,掺杂了人的私欲时叫做‘人心’。人心能够达到纯正的就是道心,道心失去纯正的就是人心:最开始并没有两颗心的分别。程子说‘人心就是私欲,道心就是天’,这句话似乎是把心分为两颗心,但实际上是领悟到了人只有一个本心的意思。现在朱子说‘道心为主,而人心听命于道心’,这就是有两颗心了。天理和人欲不能并立共存,怎么能说天理为主宰,人欲听命于天理呢?”
十一
【题解】
本条可见王阳明经学观之一面,即修经以明道。经之价值意义在于指向道,存天理。故孙奇逢说:“‘六经’总要正人心,正人心只是存天理。”施邦曜评曰:“得是旨而存之,即‘六经’亦糟粕矣。”在“经”与“理(心)”之间,“经”的地位是低于“理(心)”的。圣人能由经见道,而常人则只见到事,所以为了不让常人迷惑于其中,圣人删去经中不见道者,亦不主张添加不含道者。同时,王阳明以“道”为标准,就弥合了“经”与“史”的区别。王阳明的经学观凸显了“心”的本体性和以“心”解经的方法。
爱问文中子、韩退之①。
先生曰:“退之,文人之雄耳;文中子,贤儒也。后人徒以文词之故推尊退之,其实退之去文中子远甚。”
【注释】
①文中子:即隋代王通(584—617),字仲淹,降州龙门(今山西河津)人。仿孔子删述“六经”作“王氏六经”。韩退之:韩愈(768—824),字退之,昌黎(今河北三河)人。唐代著名文人。反对佛、道,为宋明理学的先驱。朱熹于《朱子语类》卷一百三十七云:“孟子后,荀(子)扬(雄)浅,不济得事,只有个王通、韩愈好,又不全。”

微信扫一扫

支付宝扫一扫

版权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主在传播阳明学智慧,如有侵权之处请联系小编QQ:2253128如果您也是阳明学爱好 者欢迎投稿交流!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pnp9.cn/479.html

相关推荐
传习录之王阳明的处世哲学
很多同学应该都听过传习录这本书,但是没有读过,或者说读完的人很少。再或者说读懂的人很少。因为这本书的知识体量太大了,它要涉及到四书以及心学和…
日期:2022-06-11 点赞:0 阅读:400
传习录之知行合一
进入传习录正文之前,我们先了解一下什么是知行合一。因为绝大多数人可能误解了这句话,或者说没有完全的去理解知行合一。我们通常理解的是,不但要知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951
传习录分解:王阳明先生的一生
这段时间我们来讲传习录这本书。传习录是汇聚了阳明心学的精髓,也被很多学者认为是中国人必读的一本书。那我们接下来的数期就主要介绍这本书,了解后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178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下)
【题解】 本条从辨析朱熹“即物穷理”之非出发,论述“心与理一”。王阳明从正反两面展开论证:第一,朱熹之即物穷理,在逻辑上是以心理为二为前提的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325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上)
【题解】 顾东桥(1476—1545),名璘,字华玉,号东桥,应天府上元(今江苏南京江宁区)人。弘治九年(1496)进士,历任至南京刑部尚书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490
王阳明传习录:钱德洪序
【题解】 钱德洪(1496—1574),本名宽,避先世讳,以字行,改字洪甫,号绪山,绍兴府余姚(今浙江余姚)人。少学举业,嘉靖元年(1522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674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
还没有评论呢,快来抢沙发~

助力内容变现

将您的收入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

点击联系客服

在线时间:8:00-20:00

客服电话

17340063827

客服邮箱

2253128@qq.com

扫描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