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习录 2022年05月23日
0 收藏 0 点赞 325 浏览 6380 个字
摘要 :

【译文】 陆澄问:“平静时我也觉得自己想得很好,一旦遇到事情就不同了,为什么会这样?” 先生说:“这是由于你只知道在平静中修养,却没有在克己功夫上用心的缘故。像这……

【译文】
陆澄问:“平静时我也觉得自己想得很好,一旦遇到事情就不同了,为什么会这样?”
先生说:“这是由于你只知道在平静中修养,却没有在克己功夫上用心的缘故。像这样,遇到事情就会倒仆。人必须在事情上磨炼自己,才能够立得住,才能做到‘静亦定,动亦定’。”

【题解】
本条王阳明从功夫的角度辨析“下学”与“上达”的关系,认为二者本是一个功夫。为学做功夫不能只追求极高远一截,而是要做具体的日常功夫,久久为功,自然就臻于“上达”功夫境界。故施邦曜说:“盖人见物自物,圣人见此物即是吾心。活活泼泼之理,绝无精粗内外之隔。”此条中王阳明以“木之栽培灌溉”论功夫,极为精切,同时也表明阳明心学功夫的务实、切实的特点,而非玄虚之学。
问上达工夫。先生曰:“后儒教人,才涉精微,便谓上达未当学,且说下学①。是分下学、上达为二也。夫目可得见,耳可得闻,口可得言,心可得思者,皆下学也;目不可得见,耳不可得闻,口不可得言,心不可得思者,上达也。如木之栽培灌溉,是下学也;至于日夜之所息,条达畅茂,乃是上达。人安能预其力哉?故凡可用功、可告语者,皆下学,上达只在下学里。凡圣人所说,虽极精微,俱是下学。学者只从下学里用功,自然上达去,不必别寻个上达的工夫。”②
【注释】
①上达、下学:语自《论语·宪问》:“子曰:‘莫我知也夫。’子贡曰:‘何为其莫知子也?’子曰:‘不怨天,不尤人,下学而上达,知我者其天乎!’”上达,指通达天道。下学,谓学习人情事理的基本知识。
②此条后原有“持志如心痛,一心在痛上,岂有工夫说闲话,管闲事”一条,因重出,故删去。
【译文】
陆澄向先生请教“上达”的功夫。
先生说:“后世儒者教导人时,刚刚涉及精深微妙之处,就说是涉及‘上达’的学问,还不到学习的时候,而去讲习‘下学’的知识。这是将‘下学’和‘上达’一分为二了。凡是眼睛能看到的,耳朵能听到的,嘴巴能说出的,心中能思考的,都是‘下学’;凡是眼睛不能看到的,耳朵无法听到的,嘴巴不能说出的,心中无法思考的,就是‘上达’。比如说栽种一棵树,栽培、灌溉就是‘下学’,而树木日夜生长,枝叶繁茂,就是‘上达’。人怎么能预先努力这些呢?因此凡是可以用功、可以述说的,都是‘下学’,‘上达’只在‘下学’中。凡是圣人所说的,虽然已经极尽精深微妙了,也都是‘下学’。学者只要从‘下学’当中用功,自然能‘上达’,不必另外寻求‘上达’的功夫。”
十一
【题解】
本条论功夫的一贯性,但与上条从功夫之进阶角度讲不同,本条侧重从功夫的目的讲。“惟一”即是要以求纯然天理为目的,“惟精”即是求天理的具体功夫。只要念念不忘存天理,就是“惟精惟一”的功夫。二者关系之理解可以在阳明心学功夫中找到不同的向度:第一,“惟一”即是立存天理之心,所有具体功夫皆以此为头脑,统摄于此;第二,“一”是主意,是统领,贯穿于“二”,乃至“三”之中,故所有功夫都是“一”的功夫,也就是一个功夫了。王阳明对“惟精惟一”的解释与心学功夫讲求先立志、先立其大的原则是一致的。
问:“‘惟精’‘惟一’是如何用功?”
先生曰:“‘惟一’是‘惟精’主意,‘惟精’是‘惟一’功夫,非‘惟精’之外复有‘惟一’也①。‘精’字从‘米’,姑以米譬之:要得此米纯然洁白,便是‘惟一’意;然非加舂簸筛拣‘惟精’之功,则不能纯然洁白也。舂簸筛拣是‘惟精’之功,然亦不过要此米到纯然洁白而已。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者②,皆所以为‘惟精’而求‘惟一’也。他如‘博文’者,即‘约礼’之功;‘格物’‘致知’者,即‘诚意’之功;‘道问学’即‘尊德性’之功;‘明善’即‘诚身’之功;无二说也。”
【注释】
①“惟一”三句:作为功夫的惟精、惟一,王阳明在《重修山阴县学记》中讲到:“惟一者,一于道心也;惟精者,虑道心之不一,而或二之以人心也。”
②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:语自《中庸》第二十章。
【译文】
陆澄问:“做到‘惟精’‘惟一’是要怎样的功夫?”

先生说:“‘惟一’是‘惟精’的主意,‘惟精’是‘惟一’的功夫,不是在‘惟精’之外另有一个‘惟一’。‘精’字的部首是‘米’,姑且以米来作比喻:要使得这米纯净洁白,便是‘惟一’的意思;然而如果没有舂簸筛拣这些‘惟精’的功夫的话,也就不能使得米纯净洁白了。舂米、簸米、筛米、拣米是‘惟精’的功夫,然而也不过是为了让这米达到纯净洁白而已。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,这些都是‘惟精’的功夫,进而求得‘惟一’。其他的比如‘博文’是‘约礼’的功夫,‘格物’‘致知’是‘诚意’的功夫,‘道问学’是‘尊德性’的功夫,‘明善’是‘诚身’的功夫,此外没有另外的解释。”
十二
【题解】
本条论“知行合一”。知、行为始、终,这是一个方便的说法。“知”为“始”,贯穿于“行”;“行”贯彻“知”,落实为“知”的结果。“知”“行”相互内含,辩证统一,这是王阳明所要强调的。
“知者,行之始;行者,知之成。圣学只一个功夫,‘知’‘行’不可分作两事。”
【译文】
“知,是行的开始;行,是知的结果。圣人之学只有一个功夫,‘知’和‘行’不能分成两件事。”
十三
【题解】
本条以出仕之道谈为学之道。孔子并不反对出仕,但反对为仕而仕。在王阳明看来,明明德而亲民,为学和为仕是可以贯通的,但为亲民而亲民,为仕而仕则有违致良知的原则。在根本上,王阳明强调的是圣人之学,内圣和外王要打通为一。
“漆雕开曰①:‘吾斯之未能信②。’夫子说之③。子路使子羔为费宰④,子曰:‘贼夫人之子⑤。’曾点言志,夫子许之⑥。圣人之意可见矣。”
【注释】
①漆雕开:即漆雕启(前540—?),姓漆雕,名开,避汉景帝讳改“启”为“开”,字子开,又作“子若”,春秋时鲁国人,一说蔡人。孔子弟子。
②吾斯之未能信:语自《论语·公冶长》:“子使漆雕开仕。对曰:‘吾斯之未能信。’子说。”未能信,指没有信心。
③说(yuè):同“悦”,高兴。
④子路:即仲由(约前542—前480),字子路,一字季路,又称“季子”。孔子弟子。子羔:即高柴(约前521生),字子羔。孔子弟子。孔子于《论语·先进》曰:“柴也愚。”费:鲁国邑名。在今山东鱼台西南。宰:古代对官吏的称谓。
⑤贼夫(fú)人之子:语自《论语·先进》。贼,害。夫人,那人。
⑥“曾点”二句:语自《论语·先进》:“子路、曾晳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。……点对曰:‘莫春者,春服既成。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’夫子喟然叹曰:‘吾与点也!’”曾点,字晳,鲁国人。孔子学生,曾参的父亲。
【译文】
“漆雕开说:‘我对做官还没有信心。’孔子听了很高兴。子路让子羔去做费邑的地方官,孔子说:‘这是害别人家的孩子。’曾点谈论自己的志向,孔子赞许他。圣人的意思可以想见了。”
十四
【题解】
本条以心体之状态谈功夫之真伪。心之宁静分为两种:一种为存养来的宁静;一种为心体自中和的自然宁静。前者有强意为静的意念,故是为静而静的功夫,不但有私意间隔心体,而且功夫方向也偏离天理。故施邦曜说:“以宁静为主,便是靠着宁静一边,心已弛于宁静矣,安得谓中。”后者只是存养心体,念念不忘去人欲、存天理,当欲除理存,粹然至善,不被外物所牵绊,心体自然宁静,此即程子所谓“静亦定,动亦定”。刘宗周对此点评曰:“此所谓‘念’是‘无念’之‘念’,莫错会,不然才起一念,已是欲也。”
问:“宁静存心时,可为‘未发之中’否①?”
先生曰:“今人存心,只定得气。当其宁静时,亦只是气宁静,不可以为未发之中。”
【注释】
①未发之中:《中庸》首章:“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。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。”未发,没有表现出来。中,中和,指不偏不倚的状态。
【译文】
陆澄问:“在宁静之中存养心性,可否称为‘未发之中’呢?”
先生说:“现在的人存养心性,只能使气安定。当他宁静的时候,也只是气得到宁静,不可以称为‘未发之中’。”
曰:“未便是中,莫亦是求中功夫?”
曰:“只要去人欲、存天理,方是功夫。静时念念去人欲、存天理,动时念念去人欲、存天理,不管宁静不宁静。若靠那宁静,不惟渐有喜静厌动之弊,中间许多病痛只是潜伏在,终不能绝去,遇事依旧滋长。以循理为主,何尝不宁静?以宁静为主,未必能循理。”
【译文】
陆澄问:“未表现出来就是中,莫不也就是求中的功夫吗?”
先生说:“只要摒弃私欲,存养天理,才是功夫。静时念念不忘摒弃私欲,存养天理,动时也念念不忘摒弃私欲,存养天理,不管宁静不宁静。如果依靠宁静,不仅会逐渐有喜静厌动的弊病,而且其中许多问题只是潜伏下来,最终不能绝除,遇到事情依旧会滋长出来。以遵循天理为主,何尝不宁静呢?以宁静为重,却不一定能做到遵循天理。”
【题解】
本条借“言志”释良知功夫之体段。王阳明一向主张事上磨炼,所以从根本上讲,他不会反对出仕从政。王阳明说“三子是有意必”,不是着意于事,而是从为学先立志讲。“三子”如果未立志于圣学,为政即是为功利,自然就有了“意必”。曾子看似耍的,反而说明他“无意必”,更切合圣学功夫。是否有“意必”,可看出功夫之纯粹和境界之高明。
问:“孔门言志①,由、求任政事②,公西赤任礼乐③,多少实用。及曾晳说来,却似耍的事,圣人却许他,是意何如?”
曰:“三子是有意必④,有意必便偏着一边,能此未必能彼;曾点这意思却无意必,便是‘素其位而行,不愿乎其外。素夷狄行乎夷狄,素患难行乎患难,无入而不自得’矣⑤。三子所谓‘汝器也’⑥,曾点便有不器意⑦。然三子之才各卓然成章,非若世之空言无实者,故夫子亦皆许之。”
【注释】
①孔门言志:指孔子与弟子子路、曾晳、冉有、公西华各言其志事,见《论语·先进》。
②由:子由。求:冉求,字有。皆孔子学生。
③公西赤:公西华的名。孔子学生。
④意必:语自《论语·子罕》:“子绝四: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”意,指主观臆断。必,指绝对化。
⑤“素其位”五句:语自《中庸》第十四章。素其位,安于现在的位置。素,现在。朱熹注云:“素,犹见在也。言君子但因见在所居之位,而为其所当为,无慕乎其外之心也。”
⑥汝器也:语自《论语·公冶长》:“子贡问曰:‘赐也何如?’子曰:‘女,器也。’曰:‘何器也?’曰:‘瑚琏也。’⑦不器:语自《论语·为政》:“君子不器。”器皿都有各自专门的用途,“不器”则比喻说不能像器皿一样才识狭隘不博通。
【译文】
陆澄问:“孔子门下讨论志向,子路、冉有希望出任政事,公西赤希望出任掌管礼乐的小官,多少有点儿实际用处。到了曾点所说的志向,却像是玩耍的事,孔子却赞许他,这是什么意思?”
先生说:“子路、冉有、公西赤三人是有主观臆想和绝对肯定的意思。有这两种意思,便会向一边偏斜,能做这件事,未必能做那件事;曾点的说法却没有主观臆想,也没有绝对的肯定,便是‘君子安于现在所处的地位,来做他应该做的事,不希望去做本分以外的事。处在夷狄的地位,就做夷狄所应该做的事,处在患难当中,就做患难时所应该做的事。君子安心在道,乐天知命、知足守分,因此无论在什么地方,都能悠然自得’。三位先生是所谓‘有某种才能的人’,而曾点便是有做明达通才的想法。但是三位先生的才华卓然自成格局,并不像世上空谈不实的人那样,因此孔子也都赞许了他们。”
十六
【题解】
本条讲为学之方。王阳明认为为学首先要有本原,有本原才能存养发展,这是从本体上说;其次,为学要立志用功,立定志向,无思无虑,只是做切实功夫,方可实现,这是从功夫上说。通识认为,王阳明的良知是即本体即功夫的,王阳明这里强调本原为功夫入手处,经由功夫方达境界,境界是心体在功夫过程中的已发呈显,所以本原(心体)又是即本体即功夫即境界的。故施邦曜曰:“盖人自堕胎后无息不与物接,此物物之,则在吾心。即此是未发之中,乃所谓天理也。君子只是戒慎恐惧,一心在天理上,任他耳听目视手持足行,定盘星一毫不走,方是有本原之学。”孙奇逢说:“功深力到,当有自得之时,要在勿忘勿助。”语甚契之。
问:“知识不长进,如何?”
先生曰:“为学须有本原,须从本原上用力,渐渐‘盈科而进’①。仙家说婴儿②,亦善譬。婴儿在母腹时,只是纯气,有何知识?出胎后方始能啼,既而后能笑,又既而后能识认其父母兄弟,又既而后能立、能行、能持、能负,卒乃天下之事无不可能。皆是精气日足,则筋力日强,聪明日开,不是出胎日便讲求推寻得来,故须有个本原。圣人到位天地、育万物③,也只从喜怒哀乐未发之中上养来。后儒不明‘格物’之说,见圣人无不知、无不能,便欲于初下手时讲求得尽,岂有此理?”
【注释】
①盈科而进:完整说法是“盈科而后进”,出自《孟子·离娄下》:“原泉混混,不舍昼夜。盈科而后进,放乎四海。有本者如是,是之取尔。”朱熹注云:“盈,满也。科,坎也。言其进以渐也。”渐渐有所进步。
②仙家说婴儿:《老子》中言“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”。
③位天地、育万物:语自《中庸》首章:“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”位,指天地各居其位。育,使万物生长发育。
【译文】
陆澄问:“知识不见长进,怎么办?”
先生说:“为学必须有个本原,必须从本原上下功夫,渐渐‘盈科而进’。道家关于婴儿的论述,也是一个精辟的比喻。婴儿在母亲腹中时,只是一团纯气,有什么知识?降生后,才开始能啼哭,然后会笑,又然后能认识他的父母兄弟,又然后能站立,能行走,能持物,能背负,最后天下的事无所不能。这都是他的精神气息日益充足,于是筋骨力量日益强健,聪明智慧日益开发,不是从出生的那一天就能推究得到的,因此必须有个本原。圣人到了让天地居其位、孕育万物的境界,也只是从喜怒哀乐未发之中修养得来的。后世儒者不明白‘格物’的学说,见到圣人无所不知,无所不会,就想从一切开始时修习研究明白,哪有这样的道理呢?”又曰:“立志用功,如种树然。方其根芽,犹未有干;及其有干,尚未有枝。枝而后叶,叶而后花、实。初种根时,只管栽培灌溉,勿作枝想,勿作叶想,勿作花想,勿作实想。悬想何益?但不忘栽培之功,怕没有枝叶花实?”
【译文】
先生又说:“立志用功,就像种树一样。开始生根发芽,还没有树干;等到有了树干,还没有枝条。有了枝条然后有树叶,有了树叶然后有花朵果实。起初种下根时,只要顾着栽培灌溉,不要想枝、叶、花、果。空想又有什么用处呢?只要不忘记栽培的功夫,还担心没有枝、叶、花、果吗?”
十七
【题解】
本条以为学之方,明功夫之道。王阳明认为看书如果只是穿凿敷义,这是向外求,看得愈多,理愈不明。因此功夫要内求,书经只是讲明心体,能于‘四书’‘五经’上体验、明了心体,即是明道。这里同样也可体现王阳明的经学观。
问:“看书不能明,如何?”
先生曰:“此只是在文义上穿求,故不明。如此,又不如为旧时学问。他到看得多①,解得去。只是他为学虽极解得明晓,亦终身无得。须于心体上用功。凡明不得,行不去,须反在自心上体当,即可通。盖‘四书’‘五经’不过说这心体,这心体即所谓道,心体明即是道明,更无二:此是为学头脑处。”
【注释】
①到:通“倒”。
【译文】
陆澄问:“读书却没能读明白,怎么办?”
先生说:“这只是在文义末节上穿凿求知,因此无法读得明白。如此,就不如究求程朱的学问。他们倒是看得比较多,也解释得通透。只是他们为学虽然解释得极为明白晓透,也仍然终身无所得。必须要在心体上用功,凡是不明白,不知道怎么做的,都必须在自己心中体会,这样就能想通。‘四书’‘五经’说的不过就是这些心体,这心体就是所谓的道,心体明就是道明,没有其他的:这是为学的关键之处。”
十八
【题解】
本条从心与理、心与物的关系解“心”。“心”本是虚灵不昧的,故心中万理具存,万物具感,离开心,则理无、物无。因此从本体角度言,心与理一,心与物一,从方法角度言,以心释理,以心观物。
“虚灵不昧,众理具而万事出①。心外无理,心外无事。”
【注释】
①“虚灵”二句:语自朱熹《大学章句集注》“明明德”注:“明德者,人之所得乎天,而虚灵不昧,以具众理而应万事者也。”

微信扫一扫

支付宝扫一扫

版权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主在传播阳明学智慧,如有侵权之处请联系小编QQ:2253128如果您也是阳明学爱好 者欢迎投稿交流!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pnp9.cn/489.html

相关推荐
传习录之王阳明的处世哲学
很多同学应该都听过传习录这本书,但是没有读过,或者说读完的人很少。再或者说读懂的人很少。因为这本书的知识体量太大了,它要涉及到四书以及心学和…
日期:2022-06-11 点赞:0 阅读:400
传习录之知行合一
进入传习录正文之前,我们先了解一下什么是知行合一。因为绝大多数人可能误解了这句话,或者说没有完全的去理解知行合一。我们通常理解的是,不但要知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952
传习录分解:王阳明先生的一生
这段时间我们来讲传习录这本书。传习录是汇聚了阳明心学的精髓,也被很多学者认为是中国人必读的一本书。那我们接下来的数期就主要介绍这本书,了解后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179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下)
【题解】 本条从辨析朱熹“即物穷理”之非出发,论述“心与理一”。王阳明从正反两面展开论证:第一,朱熹之即物穷理,在逻辑上是以心理为二为前提的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326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上)
【题解】 顾东桥(1476—1545),名璘,字华玉,号东桥,应天府上元(今江苏南京江宁区)人。弘治九年(1496)进士,历任至南京刑部尚书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490
王阳明传习录:钱德洪序
【题解】 钱德洪(1496—1574),本名宽,避先世讳,以字行,改字洪甫,号绪山,绍兴府余姚(今浙江余姚)人。少学举业,嘉靖元年(1522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675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
还没有评论呢,快来抢沙发~

助力内容变现

将您的收入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

点击联系客服

在线时间:8:00-20:00

客服电话

17340063827

客服邮箱

2253128@qq.com

扫描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