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习录 2022年05月25日
0 收藏 0 点赞 576 浏览 7565 个字
摘要 :

【题解】 本条以颜回为例,强调明心体的重要性,能未发之中,才能发而中节。 “颜子不迁怒,不贰过①,亦是有‘未发之中’始能。” 【注释】 ①“颜子”二句:典出《论语·雍也》……

【题解】
本条以颜回为例,强调明心体的重要性,能未发之中,才能发而中节。
“颜子不迁怒,不贰过①,亦是有‘未发之中’始能。”
【注释】
①“颜子”二句:典出《论语·雍也》:“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?孔子对曰:‘有颜回者好学,不迁怒,不贰过,不幸短命死矣。今也则亡,未闻好学者也。’”不迁怒,意即不将怒气发到别人身上。不贰过,意即不会重犯同样的过失。
【译文】
“颜回不迁怒于他人,不重复犯过错,这是有‘未发之中’的心体才能做到的。”
二十一
【题解】
本条以“种树”喻“种德”,主旨在于阐明为学立志贵专一。为学养德必先立一为善之志,如种树之培种;专一就是要专在一个天理上,如种树之删除枝蔓。王阳明在此条中提出了“外好”一说,体现出鲜明的心本论立场。
“种树者必培其根,种德者必养其心。欲树之长,必于始生时删其繁枝;欲德之盛,必于始学时去夫外好。如外好诗文,则精神日渐漏泄在诗文上去。凡百外好皆然。”
【译文】
“种树一定要培育树根,养德一定要存养心体。想要树木生长,一定要在初生时删剪掉繁余的枝条;想要德行盛大,一定要在初学时摒除对外物的喜好。例如喜好诗文,那么精神就会日渐漏泄在诗文上。凡是对外物的喜好都是这样。”
又曰:“我此论学,是无中生有的工夫,诸公须要信得及只是立志。学者一念为善之志,如树之种,但勿助勿忘①,只管培植将去,自然日夜滋长,生气日完,枝叶日茂。树初生时,便抽繁枝,亦须刊落②,然后根干能大。初学时亦然,故立志贵专一。”
【注释】
①勿助勿忘:语自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:“必有事焉而勿正,心勿忘,勿助长也。”
②刊落:砍落。刊,砍斫。
【译文】
先生又说:“我这样论述学问,是无中生有的功夫,各位一定要相信的,就是立志。学者一念之间产生的为善之志,就如同树的种子,只要保持自然,不强力所为,只管培养下去,自然能够日夜生长,生机日益完善,枝干树叶日益茂盛。树木刚生长的时候,就会抽出繁余的枝条,也需要剪掉,然后树根树干才能长大。人刚开始为学时也是如此,因此立志贵在专一。”
二十二
【题解】
本条讲为学的两种方法。为学涵养心体,即是要做日减的功夫,减一分人欲,明一分天理,故日减而日有余;为学在识见,即是在做加法,知识日增,识见愈多,对心体的遮蔽也愈多,天理愈不明。王阳明此论,明分了心学与朱子学的功夫。因论先生之门①,某人在涵养上用功,某人在识见上用功②。
先生曰:“专涵养者日见其不足,专识见者日见其有余。日不足者,日有余矣;日有余者,日不足矣。”
【注释】
①因论:适因论及他事而顺便讨论。
②识见:向外求知。
【译文】
在谈及先生的弟子时,谈到某人在涵养心体上用功,某人在知识见闻上用功。
先生说:“专注在涵养心体上用功的人,每天都能看到自己涵养功夫的不足;专门在知识见闻上用功的人,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知识的有余。每天都发现自己涵养功夫不足的人,心体就能日渐充盈起来;每天都发现自己知识有余的人,心体就会日渐隐微。”
二十三
【题解】
本条讲心学“一”的功夫,所涉具体层面有二:第一,从功夫目次上讲,所有功夫都是“主一”的功夫,功夫只是一事;第二,从功夫目的上讲,所有功夫指向都是一个天理,居敬、存养、尽人之性、尽物之性,都是穷天理。但衡今曾说:“事、理、物三者,分殊无极,而以居敬、穷理合于一。自是王学第一胜义。”
梁日孚问①:“居敬、穷理是两事②,先生以为一事,何如?”
先生曰:“天地间只有此一事,安有两事?若论万殊,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③,又何止两?公且道居敬是如何?穷理是如何?”
曰:“居敬是存养工夫,穷理是穷事物之理。”
曰:“存养个甚?”
曰:“是存养此心之天理。”
曰:“如此,亦只是穷理矣。”
【注释】
①梁日孚:梁焯(1482—1528),字日孚,广州府南海(今广东佛山)人。正德九年(1514)进士。正德十三年(1518),从学于王阳明,王学之传播于粤,以梁日孚之功为大。
②居敬、穷理是两事:语自《朱子语类》卷九:“学者工夫,唯在居敬、穷理二事,此二事互相发,能穷理,则居敬工夫益进;能居敬,则穷理工夫日益密。”
③“礼仪”二句:语自《中庸》第二十七章:“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,待其人而后行。”
【译文】
梁日孚问:“朱子认为‘居敬’和‘穷理’是两件事,先生认为是一件事,这是为什么?”
先生说:“天地间只有这一件事,怎能是两件事呢?如果从万物分殊的角度看,《中庸》说‘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’,又何止两件事?你且说说,居敬是怎么一回事?穷理是怎么一回事?”
梁日孚说:“居敬是存养的功夫,穷理是穷尽事物的天理。”
先生问:“存养什么?”
梁日孚说:“是存养心中的天理。”
先生说:“这样,也就是穷理了。”
曰:“且道如何穷事物之理?”
曰:“如事亲便要穷孝之理,事君便要穷忠之理。”
曰:“忠与孝之理,在君、亲身上,在自己心上?若在自己心上,亦只是穷此心之理矣。且道如何是敬?”
曰:“只是‘主一’。”
【译文】
先生又问:“且说说怎样穷尽事物的天理?”
梁日孚说:“例如侍奉双亲,就要穷尽孝顺的理;侍奉君主,就要穷尽忠君的理。”
先生问:“忠与孝的理,是在君主、双亲身上,还是在自己心中?如果在自己心中的话,也只是穷尽心中的理了。且说说怎样是居敬?”
梁日孚说:“就是‘主一’。”
“如何是‘主一’?”
曰:“如读书便一心在读书上,接事便一心在接事上①。”
曰:“如此,则饮酒便一心在饮酒上,好色便一心在好色上,却是逐物,成甚居敬工夫!”
【注释】
①接事:犹任职。
【译文】
先生问:“怎样是‘主一’?”
梁日孚说:“例如读书,就一心专在读书上,任职,就一心专在任职上。”
先生说:“这样,那么饮酒就一心专在饮酒上,好色就一心专在好色上,却成了追逐外物,能成什么居敬的功夫呢!”
日孚请问。
曰:“一者,天理。主一,是一心在天理上。若只知‘主一’,不知一即是理,有事时便是逐物,无事时便是着空。惟其有事无事,一心皆在天理上用功,所以居敬亦即是穷理。就穷理专一处说,便谓之居敬;就居敬精密处说,便谓之穷理;却不是居敬了,别有个心穷理,穷理时别有个心居敬。名虽不同,功夫只是一事。就如《易》言‘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’①,敬即是无事时义,义即是有事时敬,两句合说一件。如孔子言‘修己以敬’②,即不须言义。孟子言‘集义’,即不须言敬。会得时,横说竖说,工夫总是一般。若泥文逐句,不识本领,即支离决裂,工夫都无下落。”
【注释】
①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:语自《周易·坤卦·文言》。
②修己以敬:语自《论语·宪问》:“子路问君子。子曰:‘修己以敬。’”
【译文】
梁日孚向先生请教。
先生说:“一,就是天理。主一,是一心专注在天理上。如果只知道‘主一’,不知道‘一’就是天理,有事时就成了追逐外物,无事时就成了冥思空想。只有无论有事无事,一心都专注在天理上用功,这样居敬即是穷理。从穷理专一的角度说,就称为居敬;从居敬的精密角度说,就称为穷理;而不是居敬了,再立一个心思去穷理,穷理时,再有一个心思去居敬。名称虽然不同,所做的功夫都是一件事。就像《周易》中讲‘恭敬可以使人的内心正直,道义可以规范人的外在行为’,恭敬就是无事时的道义,道义就是有事时的恭敬,两句话合起来说的是同一件事。又像孔子说‘以恭敬之心修养自己’,也就不需要说到道义。孟子说‘行事合乎道义’,也就不需要说到恭敬。理解了这些之后,无论怎么论说,功夫都是一样的。如果拘泥于文句,看不到宗旨,就会支离破碎,功夫都没有落实的地方。”
问:“穷理何以即是尽性①?”
曰:“心之体,性也,性即理也。穷仁之理,直要仁极仁②;穷义之理,直要义极义。仁、义只是吾性,故穷理即是尽性。如孟子说‘充其恻隐之心,至仁不可胜用’③,这便是穷理工夫。”
【注释】
①穷理何以即是尽性:语自《周易·说卦》:“穷理尽性以至于命。”
②直:仅,只不过。
③孟子说“充其恻隐之心,至仁不可胜用”:《孟子·尽心下》:“孟子曰:‘人皆有所不忍,达之于其所忍,仁也;人皆有所不为,达之于其所为,义也。人能充无欲害人之心,而仁不可胜用也;人能充无穿窬之心,而义不可胜用也;人能充无受尔汝之实,无所往而不为义也。’”
【译文】
梁日孚问:“穷理为什么就是尽性呢?”
先生说:“心的本体是性,性就是天理。穷尽仁的理,只不过是要使仁成为极尽的仁;穷尽义的理,只不过是要使义成为极尽的义。仁、义只是我的性,因此穷理就是尽性。例如孟子所说的‘人如果能够扩展开同情怜悯之心,那么仁就能用之不竭’,这就是穷理的功夫。”
日孚曰:“先儒谓‘一草一木亦皆有理,不可不察’①,如何?”
先生曰:“夫我则不暇②,公且先去理会自己性情,须能尽人之性,然后能尽物之性③。”
日孚悚然有悟④。
【注释】
①先儒谓“一草一木亦皆有理,不可不察”:指《二程集·遗书》卷十八:“问:‘观物察己,还因见物,反求诸身否?’曰:‘不必如此说。物我一理,才明彼即晓此,合内外之道也。语其大,至天地之高厚;语其小,至一物之所以然,学者皆当理会。’又问:‘致知,先求之四端,如何?’曰:‘求之性情,固是切于身,然一草一木皆有理,须是察。’”
②夫我则不暇:语自《论语·宪问》:“子贡方人。子曰:‘赐也贤乎哉?夫我则不暇。’”
③须能尽人之性,然后能尽物之性:语自《中庸》第二十二章:“能尽人之性,则能尽物之性。”
④悚然:肃然起敬貌。
【译文】
梁日孚问:“先儒所说的‘一草一木也都有它的理,不可不体察’,怎么样?”
先生说:“我没有那个闲暇时间去做这样格物的功夫,你姑且先去领会自己的性情,必须先能穷尽了人的本性,然后才能穷尽物的本性。”
梁日孚肃然起敬,醒悟了。
二十四
【题解】
本条释良知之本体。王阳明的诠释角度具体有三:第一,良知即心即性即理;第二,良知具有先验性、普遍性;第三,良知本体自在,功夫即是要去蔽恢复心体。王阳明对良知的诠释坚持了一贯的心学原则。
惟乾问:“知如何是心之本体?”
先生曰:“知是理之灵处。就其主宰处说,便谓之心;就其禀赋处说,便谓之性。孩提之童,无不知爱其亲,无不知敬其兄①,只是这个灵能不为私欲遮隔,充拓得尽,便完完是他本体,便与天地合德②。自圣人以下不能无蔽,故须格物以致其知。”【注释】
①“孩提之童”三句:语自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人之所不学而能者,其良能也;所不虑而知者,其良知也。孩提之童,无不知爱其亲者,及其长也,无不知敬其兄也。”孩提,幼小。
②与天地合德:语自《周易·乾卦·文言》:“夫大人者,与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。”
【译文】
冀惟乾问:“知为什么是心的本体?”
先生说:“知是天理之灵明处。从主宰之处而言,就称之为心;从禀赋之处而言,就称之为性。孩童无不知道孝爱他的双亲,无不知道尊敬他的兄长,只是因为这个心之灵明不被私欲掩蔽,彻底充盈扩展开来,就完完全全是心的本体,就能与天地合德。除了圣人,所有人的心体都会被遮蔽,因此必须要通过‘格物’来致良知。”
二十五
【题解】
本条释诚意功夫。在阳明心学,意是心之所发,有善有恶,故诚意一则表现为使意诚,一则表现为诚恶意。前者即是使意保持良知之善,呈现为依良知行,无有强意作为;后者则是克除恶意,去除心体之遮蔽,体现为心物之别。王阳明以格物解释诚意,即是正心之不正以归于正之谓。
守衡问①:“《大学》工夫只是诚意,诚意工夫只是格物。修、齐、治、平,只诚意尽矣。又有‘正心之功,有所忿懥好乐,则不得其正’②,何也?”
先生曰:“此要自思得之,知此则知‘未发之中’矣。”
【注释】
①守衡:陈荣捷先生认为是阳明弟子朱衡之误,其余注家均谓之未详。
②正心之功,有所忿懥(zhì)好乐,则不得其正:语自《大学》第七章:“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,身有所忿懥,则不得其正;有所恐惧,则不得其正;有所好乐,则不得其正;有所忧患,则不得其正。”
【译文】
守衡问:“《大学》中的功夫只是诚意,诚意的功夫只是格物。修、齐、治、平,只要有诚意就够了。然而又有‘正心的功夫,有愤怒和逸乐的心情,心就不能端正’,为什么呢?”
先生说:“这要自己思考才能体会,了解了这些,就明白‘未发之中’的道理了。”
守衡再三请。
曰:“为学工夫有浅深。初时若不着实用意去好善恶恶,如何能为善去恶?这着实用意便是诚意。然不知心之本体原无一物,一向着意去好善恶恶,便又多了这分意思,便不是‘廓然大公’。《书》所谓‘无有作好作恶’①,方是本体。所以说‘有所忿懥好乐,则不得其正’。正心只是诚意工夫,里面体当自家心体,常要鉴空衡平②,这便是‘未发之中’。”
【注释】
①无有作好作恶:语自《尚书·洪范》:“无有作好,遵王之道;无有作恶,遵王之路。无偏无党,王道荡荡;无党无偏,王道平平;无反无侧,王道正直。”意即不刻意为善、不刻意为恶。
②鉴空衡平:语自朱熹《大学或问》:“人之一心,湛然虚明。如鉴之空,如衡之平,以为一身之主者,固其真体之本然。”鉴,指镜子。衡,秤。【译文】
守衡几次向先生请教。
先生说:“治学的功夫有浅有深。初学时如果不着实下功夫去喜好善事、厌恶恶事,怎么能为善去恶呢?这个切实的意念,就是诚意。然而如果不知道心的本体原非一物染着,一直刻意地去好善恶恶,就又多了这份刻意的意思,就不再是‘廓然大公’了。《尚书》所说的‘不刻意为善,不刻意为恶’,才是本体。因此说‘有愤怒和逸乐的心情,心就不能端正’。正心只是在诚意的功夫当中体会自己的心体,常要自己的心体像镜子一般空明本然无物,像秤一样自然平衡,这就是‘未发之中’。”
二十六
【题解】
本条讲慎独功夫。王阳明于此强调了两个方面:第一,慎独是合动静的功夫,强调在独知上用功;第二,慎独兼有诚意义,善恶自知,善恶即诚,不事作伪。本条是王阳明对慎独功夫所做比较集中的论述。彭定求有云:“文成于慎独,三致意如此。不必待念台(刘宗周)也。”
正之问①:“‘戒惧是己所不知时工夫,慎独是己所独知时工夫’②,此说如何?”
先生曰:“只是一个工夫,无事时固是独知,有事时亦是独知。人若不知于此独知之地用力,只在人所共知处用功,便是作伪,便是‘见君子而后厌然’③。此独知处便是诚的萌芽,此处不论善念恶念,更无虚假,一是百是,一错百错,正是王霸、义利、诚伪、善恶界头。于此一立立定,便是端本澄源,便是立诚④。古人许多诚身的工夫,精神命脉,全体只在此处,真是莫见莫显,无时无处,无终无始,只是此个工夫。今若又分戒惧为己所不知,即工夫便支离,便有间断。既戒惧即是知,己若不知,是谁戒惧?如此见解,便要流入断灭禅定。”
【注释】
①正之:黄宏纲(1492—1561),字正之,号洛村,赣州府雩都(今江西于都)人。正德十一年(1516)举乡试,官至刑部主事。有《黄洛村集》。
②“戒惧”二句:语自《中庸》首章:“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故君子慎其独也。”朱熹注曰:“独者,人所不知而己所独知之地也。言幽暗之中,细微之事,迹虽未形而几则已动。人虽不知而己独知之,则是天下之事无有著见明显而过于此者。是以君子既常戒惧,而于此尤加谨焉。”
③见君子而后厌然:语自《大学》第六章:“小人闲居为不善,无所不至,见君子而后厌然,掩其不善而著其善。”厌然,掩藏的样子。
④立诚:语自《周易·乾卦·文言》:“子曰:‘君子进德修业。’忠信,所以进德也。修辞立其诚,所以居业也。”
【译文】
黄正之问:“‘戒惧是自己不知道时候的功夫,慎独是只有自己知道时候的功夫’,这种说法怎么样?”
先生说:“两者就是同一个功夫,无事的时候固然是只有自己知道,有事的时候也同样是只有自己知道。人如果不懂得在这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下功夫,只在所有人都知道的地方下功夫,就是做虚伪的功夫,就是‘见到君子就遮掩自己的恶行’。这种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就是诚的萌芽,这里不论善念恶念,还没有虚假,一对百对,一错百错,正是王霸、义利、诚伪、善恶的界线。在这里立定心志,就是端正本体,清澄源头,就是确立诚心。古人有许多诚身的功夫,精神命脉,全都在这里,真是无现无显,无时无处,无终无始,就是这个功夫。如今若把戒惧看成是自己不知道时候的功夫,那么功夫就支离破碎,也就有了间断。既然戒惧就是知,如果自己不知道,那么又是谁在戒惧呢?这样的见解,就要流入断灭禅定了。”
曰:“不论善念恶念,更无虚假,则独知之地,更无无念时邪?”。自朝至暮,自少至老,若要无念,即是己不知,此除是昏睡,除是槁木死灰。”
【译文】
黄正之问:“无论善念恶念,就没有虚假的,那么独知之处,就没有无念的时候了吗?”
先生说:“戒惧也是念。戒惧的念头,一直不能停止。如果戒惧的心稍有失落,人不是不明事理,就是已经流于恶念。从早到晚,从小到老,假若想要无念,那就是使自己没有觉察,这种情况除非是在昏睡,除非是身如槁木、心如死灰。”
二十七
【题解】
本条释“诚”。“诚”有两层含义:第一,作为一种状态,指心之本然,如诚是心之本体;第二,作为一种功夫,指使之诚或复其诚,如思诚、诚之。这两层含义古人早有发明,王阳明于此并无新的发明。可见,王阳明之本意并不在于释“诚”,而是意在调和荀子和先儒。故王应昌说:“究竟寡欲离不了诚。先生为荀子、明道说合,亦是自家要与紫阳(朱熹)息争。”
志道问①:“荀子云:‘养心莫善于诚②。’先儒非之③,何也?”
先生曰:“此亦未可便以为非。‘诚’字有以工夫说者:诚是心之本体,求复其本体,便是思诚的工夫。明道说‘以诚敬存之’④,亦是此意。《大学》‘欲正其心,先诚其意’。荀子之言固多病,然不可一例吹毛求疵。大凡看人言语,若先有个意见,便有过当处。‘为富不仁’之言⑤,孟子有取于阳虎⑥,此便见圣贤大公之心。”
【注释】
①志道:姓字、乡籍不详。
②养心莫善于诚:语自《荀子·不苟》:“君子养心莫善于诚,致诚则无他事矣。”
③先儒非之:指《二程集·外书》卷二程颢所言:“既诚矣,心焉用养邪?荀子不知诚。”
④明道说“以诚敬存之”:语自《二程集·遗书》卷二程颢语:“学者须先识仁。仁者,浑然与物同体。义、礼、智、信皆仁也。识得此理,以诚敬存之而已,不须防检,不须穷索。”明道,程颢的字。
⑤为富不仁:语自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:“是故贤君必恭俭、礼下,取于民有制。阳虎曰:‘为富不仁矣,为仁不富矣。’”
⑥阳虎:姓阳,名虎,春秋时鲁国人。季氏家臣。专政。后叛鲁。
【译文】
志道问:“荀子说:‘养心没有比诚更好的了。’程子认为这不正确,为什么呢?”
先生说:“这也不能就认为是错的。‘诚’字有在功夫上谈论的:诚是心的本体,为了恢复心的本体,就是思诚的功夫。程子说的‘以诚敬之心去存养它’,即是这个意思。《大学》中也说了‘要想端正自己的心,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诚’。荀子的言论虽然有很多毛病,然而也不能一概吹毛求疵。大体上看待他人言论,如果有先入之见,就会失之过当。‘为富不仁’这句话,是孟子引用阳虎的话,由此就可以看出圣贤的大公之心。”

微信扫一扫

支付宝扫一扫

版权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主在传播阳明学智慧,如有侵权之处请联系小编QQ:2253128如果您也是阳明学爱好 者欢迎投稿交流!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pnp9.cn/510.html

相关推荐
传习录之王阳明的处世哲学
很多同学应该都听过传习录这本书,但是没有读过,或者说读完的人很少。再或者说读懂的人很少。因为这本书的知识体量太大了,它要涉及到四书以及心学和…
日期:2022-06-11 点赞:0 阅读:400
传习录之知行合一
进入传习录正文之前,我们先了解一下什么是知行合一。因为绝大多数人可能误解了这句话,或者说没有完全的去理解知行合一。我们通常理解的是,不但要知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951
传习录分解:王阳明先生的一生
这段时间我们来讲传习录这本书。传习录是汇聚了阳明心学的精髓,也被很多学者认为是中国人必读的一本书。那我们接下来的数期就主要介绍这本书,了解后…
日期:2022-06-10 点赞:0 阅读:179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下)
【题解】 本条从辨析朱熹“即物穷理”之非出发,论述“心与理一”。王阳明从正反两面展开论证:第一,朱熹之即物穷理,在逻辑上是以心理为二为前提的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326
王阳明传习录:答顾东桥书 凡十二则(上)
【题解】 顾东桥(1476—1545),名璘,字华玉,号东桥,应天府上元(今江苏南京江宁区)人。弘治九年(1496)进士,历任至南京刑部尚书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490
王阳明传习录:钱德洪序
【题解】 钱德洪(1496—1574),本名宽,避先世讳,以字行,改字洪甫,号绪山,绍兴府余姚(今浙江余姚)人。少学举业,嘉靖元年(1522…
日期:2022-05-25 点赞:0 阅读:675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
还没有评论呢,快来抢沙发~

助力内容变现

将您的收入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

点击联系客服

在线时间:8:00-20:00

客服电话

17340063827

客服邮箱

2253128@qq.com

扫描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本站